宽容不再,欧洲难民政策或步入新常态

  踏入2016年,难民问题依然困扰着欧洲。根据国际移民组织统计,仅在2016年1月,抵达欧洲的移民数量就有67193人,其中超过6.2万人已抵达希腊。共有368人在前往欧洲的途中不幸遇难。与此同时,欧洲各国对难民的态度也慢慢地发生着转变。

  北欧:有史以来最苛刻的移民政策纷纷出炉

  被誉为世界最幸福地区的北欧似乎也忍受不了这场二战以来最严重的难民潮。挪威、丹麦、瑞典针对蜂拥而至的难民,都陆续出台政策进行限制。

  最先行动的是挪威。早在去年12月,挪威国会就出台新的移民政策草案,遣返进入申根区的无签证难民。根据该政策,寻求庇护者的福利将低于挪威居民;申请不合格者将被遣返;将对难民设置长期居住许可限制;对申请庇护成功者的家属实行更严格的规定。挪威官员一针见血地指出,“该法律草案将使挪威成为欧洲庇护政策最严苛国家的之一”。据《环球时报》披露,2015年以来,向挪威寻求避难的难民大约有3万人,其中大部分都是从瑞典过来的。

  而幸福指数和清廉指数长期位居前列的丹麦则使出了“怪招”。据新华社报道,1月26日,丹麦国会正式通过法案,授权丹麦警方对进入丹麦寻求避难的难民进行搜查,并没收难民随身携带的超过1万丹麦克朗(约1453美元)的现金或贵重物品,用于支付他们在寻求庇护期间的食宿费用根据丹麦移民部门的说法,有“特殊纪念价值”的物品,如“结婚戒指、订婚戒指、全家照、装饰品和奖章”不包括在内,“手表、手机和电脑”则在没收之列。该法案提出后虽然遭到了包括联合国、丹麦国民和境内难民在内的多方反对,但依然获得了通过。丹麦民族融合部长施多伊贝格还表示,领取救济就要出售贵重物品,这是“丹麦的原则”,也能伸张正义。

  丹麦接收的难民只有1.5万人,而已经接纳了16.3万人的瑞典所采取的措施则直接得多。早在11月,瑞典首相勒文就公开宣布,瑞典已无力继续执行宽松的难民接收政策,“未来将采取措施减少进入瑞典的难民数量”。2个月后,瑞典政府正式确认,未来几年内将遣返8万名于2015年在瑞典提交避难申请的难民,也就是说,约一半难民将被送回自己的国家。瑞典内政大臣安德斯·于耶曼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政府已让移民局和警方就遣返难民工作做好准备,“对于那些不可留在瑞典的难民,将先劝其自愿返回,但同时也必须做好强制遣返的准备”。瑞典也将加大警力,投入到边境管控和执法工作中,“以有效合理地控制不断涌入瑞典的难民潮”。

  芬兰与瑞典也是“英雄所见略同”。芬兰内政部官员佩伊薇·内尔格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指出,2015年有3.2万名难民抵达芬兰寻求庇护,芬兰政府计划驱逐其中三分之二:“原则上我们说大约三分之二。这意味着这3.2万人中近65%将不会获得庇护。”而这项措施似乎并没有平息国民的情绪。2天后,首都赫尔辛基有逾200名反难民人士上街,抗议难民危害当地女性的安全。示威者其后与支持难民人士发生冲突。最后警方出面平息,逮捕了20人。

  打造了“从摇篮到坟墓”的社会福利模式的北欧为什么纷纷收紧难民政策?凤凰卫视评论员何亮亮指出,这个现象折射出一向以人道主义和宽容著称的北欧已经在难民问题上出现了钟摆。其中,瑞典就是典型的例子。瑞典是一个有着良好声誉的国家,虽然国民以信奉基督教为主,但既没有发动过对外侵略战争,也没有和伊斯兰教徒、伊斯兰国家有过恩怨。这样的一个国家也驱逐难民,很明显就是因为上到国家政府,下到地方国民,都已经“吃不消”了:难民涌入令瑞典16至17岁人口男女比例严重失衡。同时,由于未成年庇护者可在瑞典获更多津贴,也较易为家人申请团聚,许多成年难民遂虚报年龄,“钻西方高福利社会的空子”。另一方面,大部分来自中东的难民也无法真正融入北欧国家的主流社会,文化、文明、习俗、生活等方面的冲突显而易见。所以忍无可忍的瑞典、丹麦们出台这样的政策也就不难想象了。

  西欧:民众反难民情绪高涨

  而在西欧,法国、德国等政府虽然没有明令出台驱逐难民的法案,但民众的反难民情绪却日益高涨。

  虽然默克尔政府的难民政策还没有“反转”,但德国公众对难民的反感情绪却空前高涨。面对汹涌而来的难民潮,高举“反难民反欧元”旗帜的德国右翼政党“选项党”党魁佩特里在1月30日表示,“如有必要”,警方应该向试图非法进入该国的移民开枪,“使用武力是最后一招,法律是这样说的”。这一说法在德国国内引起了轩然大波,但也一定程度上折射出民众的情感。根据德国媒体的统计,2015年在德国针对难民住所的攻击已升至1005起,比2014年多了5倍。再加上科隆新年夜多名女性被侵犯等案件的发酵,默克尔的难民政策不断受到指责,甚至有极端右翼团体将德国女总理称为“卖国贼”。

  而在同一天,据英国《星期日电讯报》报道,反难民的极右分子与反种族主义者在英国的多佛尔港大打出手。警方出动防暴警察及警犬到场维持秩序,冲突持续逾5小时才平息,至少6人受伤、9人被捕。

  荷兰的情况也大致相同。过去一个多月来,荷兰已发生多起针对外国难民的暴力示威活动。上月,海尔德马尔森镇爆发示威活动,抗议当局安置大约1500名难民的计划,警方不得不鸣枪示警驱散示威者。而荷兰执政联盟成员工党的领导人迪德里克·萨姆索姆也在1月28日说,荷兰考虑把通过“海路”到达希腊的难民直接遣返回土耳其。荷兰是欧盟轮值主席国,萨姆索姆称他有意在全欧盟范围推行这项举措。他认为,正在改善的居住条件让土耳其成为叙利亚难民的“安全之国”,他们应该回到那里。虽然遣送政策还没有付诸实践,但荷兰对难民的耐心似乎也到了临界点。

  到目前为止,西欧还没有国家明确将遣返难民或全面拒绝难民入境,但社会日益高涨的反难民情绪会不会倒逼执政当局改变初衷,采取更严厉的政策和手段?或许还要等待时间来检验。

  欧盟:重铸“马其顿防线”

  据德国之声报道,欧盟各国为预防即将到来的“春季移民潮”,开始考虑紧急计划,对进入巴尔干半岛的难民与移民更加严格管控。目前,欧盟多国已派边防部队、警车及指纹识别设备奔赴马其顿,阻止难民越过希腊北部边界辗转流向德国,并将来自叙利亚及伊拉克以外国家的移民全部遣返。马其顿外长警告称,欧洲政府正考虑“B计划”,打算于3月将马其顿—希腊的边界完全封锁。来自匈牙利的警车夜间在“马其顿—希腊边界”巡逻,搜寻偷渡客及移民。

  早在去年8月,马其顿因潮水般的难民而进入警备状态,并在南部与希腊的边境,和北部与塞尔维亚的边境都加派了军队维稳。但仅4天后,防线便宣告“失守”。马其顿警方动用眩晕手榴弹和警棍仍未能阻止数以千计难民冲破封锁线,从希腊涌入马其顿境内。

  欧盟制造的“马其顿防线”2.0能否奏效?谁也没办法写下包单。

  面对潮水般的难民,一直主张敞开大门的欧洲也来到了十字路口。内部怨声载道、冲突不断,中东局势扑朔迷离,默克尔、奥朗德们的坚持显得越来越苍白无力。再加上经济大环境丝毫不见改善,欧洲难民政策或将在不久的将来全面步入新常态。避难者的绿洲,宽容不再!

kc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