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寻找“禁摩限电”的最大公约数?

  3月21日,一场堪称史上最严厉的“禁摩限电”集中整治行动在深圳开展,该行动重点打击在地铁口、公交站点、口岸和商业区等聚集非法拉客行为。十天后,据“深圳交警权威发布”微信通报,开展行动以来,共查扣电动车17975辆、拘留874人,快递、外卖等职业所受影响最大,舆论场也一片哗然。

  众声喧哗中的“禁摩限电”:犬儒度持续攀升

  一方面,据深圳交警通报,各地铁口、公交站点、口岸、商业区等聚集非法拉客现象明显减少,涉摩涉电交通事故均明显下降,“整治行动取得初步成效”。另一方面,“50名快递员被拘留、800余辆快递车辆被查扣、上千名快递员辞职”等消息逐渐抢占了传统媒体和各大门户网站的头条,“禁摩限电”的负面影响也成为舆论焦点。

  究竟公众与媒体对这场轰轰烈烈、争议巨大的“禁摩限电”怎么看?凯迪数据研究中心利用情绪态度分析模型,解构了从3月21日到4月8日相关报道的公众具体情绪态度:

图1:关于深圳“禁摩限电”的公众情绪态度(统计周期:3.21-4.8)

关于深圳“禁摩限电”的公众情绪态度变化走势

图2:关于深圳“禁摩限电”的公众情绪态度变化走势(统计周期:3.21-4.8)

注:
“希望度”指标(正情绪+高控制感):反映人们对事情抱有的正面希望,如果给力、高兴。
“问题解决期待度”指标(负情绪+高控制感):反映人们对现状不满(负情绪)并且期望能在将来解决问题(高控制感),如愤怒、滚。
“悲观度”指标(负情绪+低控制感):反映人们对现状不满(负情绪),也对将来解决问题不报期望(低控制感),如悲伤、坑爹。
“犬儒度”指标(正情绪+低控制感):反映人们由于长期对解决问题无望(低控制感),由原来的负情绪转为没有情绪或正情绪,如浮云、围观。

  凯迪数据研究中心分析了这半个多月以来316家媒体共3128篇关于深圳“禁摩限电”的报道和评论,发现网友的正情绪略高于负情绪。其中,近三成网友感到悲观,流露出对“禁摩限电”行动的强烈不满,并责备深圳交警“一刀切”的治理手法过于粗暴,不近人情。超过29%的网友则觉得麻木,甚至已经对类似的“运动式”大规模行动见怪不怪。也有24%的网友为深圳交警的行动点赞,同时也认同了相关整治举措的成效。最后,约19%的网友虽然对本次“禁摩限电”有所不满,透露出一定的愤怒和焦躁情绪,但却依然对最终的结局抱有希望。

  从图2可见,网友的悲观度在逐渐平复,但犬儒度却持续走高。“拘留800人”、“拘留一个人给奖金500元”、“快递业的寒冬”等敏感字眼一开始让不少网友都感到疑惑和愤怒,导致悲观度情绪一度高涨。但之后犬儒度迅速攀升,并占据了主流,这也折射出越来越多网友觉得愤怒也阻止不了深圳交警的行动,改善不了快递等行业的困局,最终也只能以围观的心态去看待新闻后续的进展。

  而截至发稿时,新浪微博#禁摩限电#话题也吸引了近330万名网友阅读,发表评论微博超过3500条。其中,“禁摩限电”引发民众不满的情绪占比高达38%;而25%的网友肯定深圳交警的努力,也为他们的执法“点赞”;五分之一的网友则直言“执法者行为过激”;认为应对快递行业“缓期执行”甚至网开一面的网友则占比不足10%……

  由此可见,在深圳“禁摩限电”整治行动上,各方的态度、情绪和认知上落差明显。官方以一系列数据肯定了“显著的治理效果”,不少网友则因行动冲击了生活和快递行业而倍感无奈与失落。

  官方澄清:“禁摩限电”并非针对快递业,不会“一刀切”

  面对汹涌的民情以及快递等行业的严峻现状,深圳交警也主动出面澄清,对相关情况进行了说明。

  4月2日,@深圳交警发表题为《我们和快递业一样热爱着深圳这座城市》的长文,就公众关心的几个焦点问题进行了解答:第一,此次“禁摩限电”针对的是非法从事拉客、违法违规驾驶机动三轮车上路的人员,并非针对快递业。第二,查处电动自行车、摩托车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符合相关法律法规规定,不存在突然袭击,也已经进行摸底和调研,欢迎各界监督。第三,相关配套措施适当向快递业倾斜,如增加5000辆备案电动自行车的配额,取消两年一次的特殊行业电动自行车的备案审核,开发二维码管理系统,以及延长过渡期等。随后,@深圳交警也与网友在微博上进行互动,就电动自行车标准、快递业的运营困难等热门问题进行了解答。

  4月5日,深圳市交警局更特意邀请了50多家中外媒体出席“禁摩限电”媒体座谈会。会上,深圳交警重申:“‘禁摩限电’是深圳市开展‘法治通城2016’行动中的一项重要内容,它主要针对非法从事拉客、违法违规使用电动车的行为,并非是快递业。”“深圳一直准予特殊行业电动车备案上限行道路行驶。”深圳交警部门在座谈会上回应表示,自开展“禁摩限电”行动以来,警方查扣的快递行业备案电动车29辆,原因均为涉及相应道路交通违法(如进入机动车道、逆向等);拘留从事快递行业人员19人,其中16人为“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驾驶机动车上路的违法行为”;共查扣快递行业的电动三轮车33辆,这部分电动三轮车均属非法拼装、改装的电动三轮车。针对网上流传的龙华新区龙华街道办对于在“禁摩限电”整治工作中,包括扣留三轮车,拘留一个人给奖金500元的问题,深圳交警发言人作“称该问题确实存在”,相关部门已经责令龙华街道办立即整改,目前已整改完毕。此外,深圳交警还称,这笔奖金并不是交警局发放的,“所以它的来源渠道深圳警方尚不清楚”。最后,深圳交警还介绍了处罚的流程和罚金的去向等情况。

  解决之道:多方联动,寻找最大的公约数

  虽然深圳交警主动交代情况,但整治行动还在继续,快递业也陆续传出了诸如“只能利用自行车来送件”、“深圳快递堆货成山”、“上千快递员辞职”等令人心酸的消息。究竟下一步应何去何从?

  深圳市政协委员、城市道路建设管理学者王雪在接受《人民政协报》的采访时直言,“希望‘禁摩限电’能多方联动,既根据市民的需求,在路权分配上更加合理、科学,又能解决快递行业‘最后一公里’的末端需求。”她也期待借助这个整治行动,能倒逼电动车行业标准更新,提高电单车驾驶者遵章守纪意识,以及推进城市路权重新分配。最后,她更建议各方都要各施其职,清楚责权:由交警部门负责查违章,交通部门负责电动自行车道规划建设+公交覆盖,市场监督部门监管超标不合格电动车的售卖。采用合法合规的电动货车,集中配送到小区;借鉴互联网约车平台的做法,行业协会成立保险资金池,解决快递交通事故理赔互助问题;加强教育,提高快递员遵守交通法规意识,取得社会的理解支持。

  《新京报》也在社论中一针见血地提出《“禁摩限电”当寻求最大公约数》。文章指出,“电动车的确有很多问题”,与行人争道、随意穿行、逆行、闯红灯、甚至载客产生纠纷等等,扰乱城市交通秩序,危及市民出行安全。可是,粗暴地限制电动车,不仅直接影响到部分民众的出行,也会冲击到快递以及外卖行业,“进而影响民众日常生活”。为此,要解决电动自行车与三轮车的乱象,“重要的是寻找一条能最大化满足各方利益的途径,兼顾不同利益群体的最大公约数。”

  凤凰卫视访谈节目《锵锵三人行》也围绕深圳“禁摩限电”展开了讨论。主持人窦文涛承认电动自行车未必合法,“但存在就是合理”。嘉宾马家辉则表示,“禁摩限电”反映了当政者没有正确了解市民需求的现状,城市管理需要规划协调,不能简单地“一刀切”。另一位嘉宾许子东则预言,深圳这样着急或者说近乎“粗暴”的执法不会持续太久,要厘清电动车和摩托车的问题,需要从城市交通规划和法治上入手,否则难以解决这道难题。

  “深圳模式”是否值得其他城市仿效

  无独有偶,在深圳“禁摩限电”风风火火地推行之际,北京、广州、西安等地也陆续出台规定,将重锤治理当地的摩托车和电动车。是雷厉风行地进行旋风式整治,还是人性化、差别化地推动标本兼治,将是留给这些城市的又一道选择题。或许,可以参考一下张家界在线的建议:城市管理者应正视当前公共交通的短板以及道路规划建设的不足,“有温度、有人情味地规范管理”;应尽快发挥国家标准对整个产业链条的源头制约和引导作用,从顶层设计层面打通部门“沟壑”,发挥治理合力。只要管理有方,“摩托车和其他交通工具是可以融洽相处的”。对于城市的管理者而言,这个过程的确繁琐而艰难,可相比一禁再禁、禁而不止,运动式治理模式或许更划算。简单粗暴的管理模式,在收效甚微的同时,增加了官与民之间无谓的冲突和烦恼,得不偿失。“寻找兼容并包的道路”,也许更有助于摆脱零和游戏。

kc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