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中国获得市场经济地位就是一个伪命题

  近日,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再成热门话题。5月12日,欧洲议会全体会议大比数通过一项非立法性决议,反对中国自动获得世界贸易组织下的市场经济地位,并呼吁欧盟对中国继续采取反倾销措施。随后,美国、印度这两大经济体也针对中国的冷轧钢与氯酸钠发起反倾销惩罚和调查。一时间,中国这个贸易大国似乎再成众矢之的。

  中国是否具有市场经济地位不是由少数西方经济体说了算

  根据世贸的章程与规则,判断一个国家的“市场经济地位”并非由该国是否实行市场经济、市场经济的成色有多高等因素决定,而更多着眼于贸易成本和商品定价:如果某一国家被认定为“非市场经济国家”,那该国就可以任意选择第三国的价格或成本为核算基准,意味着可以精心选择一个价格或成本高的国家,以坐实倾销指控,达到保护本国成本更高、效率更低的企业的目的。由此可见,欧洲议会并非大张旗鼓地否认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成就,而是希望让欧盟继续执行对中国的反倾销制裁。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并没有法律约束力,但必然对欧盟委员会在今年年底是否赋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一事产生影响。可据《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议定书》第15条规定:无论如何,在反倾销调查时武断选用第三国的价格或成本的做法,“应在加入世贸组织之日后15年终止”。换而言之,根据规则,2016年12月后,在判断中国的商品是否存在倾销行为时,应由国内市场价格认定,并自动获得“市场经济地位”待遇,不需要再仰仗于别国或其他经济体的恩赐。欧洲议会的决议显然与世贸的规则背道而驰。

  对此,外交部长王毅表示,这项决议不具有任何建设性,中方不希望有人继续戴着有色眼镜,更不愿看到有人要开历史倒车,“中方的要求明确、简单而又合理,那就是5个字:请遵守承诺”

  《南方周末》也义正辞严地驳斥了欧洲议会的“愚蠢”决定:平心而论,拒绝赋予一个国家市场经济地位本身就是“反市场经济的”,带有浓厚的贸易保护主义色彩。从自由贸易是帕累托改善这一点来看,哪怕出口国是计划经济或统制经济国家,也应该赋予该国市场经济地位,这是双赢的做法。而拒绝赋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那输理的就是欧盟”。

  拒绝承认的原因:贸易保护主义作祟

  明知道理亏,明知道违背承诺,为什么欧洲议会还要通过这项协议?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研究院院长、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院研究员桑百川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假如欧盟反对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这实际上就是一种“违约行为”。“欧洲就是在滥用贸易保护手段,来维护自身的利益。”在全球经济相对低迷的情况下,欧盟也深陷经济衰退的泥潭,为了保护当地的企业和产业,采取了这样的贸易保护措施。

  原外经贸部副部长、中国入世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则毫不客气地指出,欧洲议会的举动根本就是“反全球化”:欧洲议会突然提出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这是反全球化的”。“他们完全是从欧洲的国家利益出发做出这个决议”。但是,他们找到的是一个错误的题目和错误的目标,他们可以在欧洲内部推行保护主义,但不能把中国当成一个靶子。

  德国媒体也没有护短,承认欧洲议会的决定不仅违反世贸的协议,更是赤裸裸地在保护欧洲现有的工业和贸易:欧盟此举就是为了提高中国的反倾销程序门槛。过去,欧盟在世贸组织中启动了73项反倾销程序,56项针对来自中国的商品。其目的并不是要欺负中国,“更多是为了保住欧洲的工业及工作岗位”。同时,也有机构预测,如果中国获得市场经济地位,“将导致欧洲170万—350万个工作岗位流失”。最后,社论警告“现在只让中国当替罪羊是不公平的”,不能解决该行业的结构性问题。

  欧盟“耍赖”的原因,毫无疑问就是利益。可这样赖皮的表现,不仅不利于欧洲摆脱目前的困境,还对欧洲在国际贸易中的地位产生不利影响。英国《金融时报》就在社论中担忧:“如果包括欧盟在内的各大经济体仍拒不给予中国这种地位,那将是对国际贸易体系中法治的沉重打击。”

  对华贸易“双反”案仍处于高位,钢铁产业成重灾区

  无独有偶,除了欧盟,美国和印度也相继发起对中国进口商品的救济调查。5月17日,美国商务部将进口自中国的冷轧扁钢的最终进口税率提高至522%,其中,认定从中国进口的钢材产品倾销幅度达266%,将反补贴税从227.29%提高至256.44%。这意味着,未来出口到美国的中国冷轧扁钢产品的价格将提高至目前的5倍左右。几乎在同时,印度商工部反倾销局也发布公告,称应其国内产业申请,“决定对自加拿大、中国和欧盟进口的氯酸钠发起反倾销调查”。

  西方经济体对中国的贸易救济调查与惩罚接踵而至,究竟是不是在步欧盟后尘?凯迪数据研究中心分析了世贸组织官网上关于去年对华贸易救济调查的相关资料。

  根据WTO统计,2015年,共有23个经济体对华启动98起贸易救济调查,比2014年略微增加3起,增幅为3.16%。其中,反倾销72起,同比猛增15起,增幅达26.3%;反补贴9起,同比减少5起,降幅达35.7%;保障措施17起,同比减少7起,降幅达29.2%;特别保障措施和前年一样,为0起。

  而这23个对华启动贸易救济调查的经济体中,发达经济体占了5个(美国、欧盟、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日本),转型经济体2个(乌克兰和乌兹别克斯坦),发展中经济体16个(包括印度、巴基斯坦、巴西、印尼等)。在国外对华发起的98起贸易救济调查中,发展中经济体66起,占比67.3%;发达经济体30起,占比30.6%;转型经济体2起,占比2%。美国以14起重新占据对华启动贸易救济调查的首位,印度以13起位居第二,巴西以8起位居第三,欧盟和巴基斯坦均以7起并列第四。

  合共98起贸易救济调查涉及13个行业,包括钢铁及其制品、化工、机电、建材、有色金属制品、纺织、食品、塑料、玻璃、橡胶、运输工具、造纸、冶金等。其中,钢铁及其制品行业以46起居首位,占比46.9%,与2014年同期相比增加19起;其次是化工15起,占比15.3%,同比减少9起;位居第三的是机电产品8起,占比8.2%。

  通过分析数据可知,国外对华启动的贸易救济调查仍以反倾销为主,且占比再次回到上升轨道。钢铁等金属产业成为“重灾区”。据WTO发布的《全球贸易保护报告》显示,去年全球范围发起的233起反倾销案件中,针对金属行业的案件占比达创纪录的46%,“几乎全部是针对钢铁行业的案件”。其中,美国和欧洲钢铁行业指责中国受到高额补贴的钢铁部门向全球市场大量输出钢铁,以低于生产成本的价格“倾销”,拉低了国际价格。另一方面,中国不愿意承认其行为存在不正当竞争,并表示正在努力解决工业产能过剩的问题。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和去产能改革的推进,“该问题变得日益尖锐”。

  解决之道:遵循WTO协议,中国应坚持以本国成本作为核算标准

  面对来势汹汹的欧盟和西方发达经济体,中国要如何应对?是不是在市场经济地位这个问题上就毫无话语权?

  媒体人刘洪在《经济参考报》的专栏中揭示了西方经济体的运作模式:欧美经济体不断向中国产品发起“反倾销”“反补贴”制裁,基本都会“选择一个第三国相关产品作为样本”。他们所选取的第三国样本,产品成本比中国高了许多,“这自然显得中国产品有倾销之嫌”,然后中国产品被征收高昂的反倾销税,有的中国产品因此失去竞争力,不得不退出欧美市场。这明显就是“耍赖”的行为。如果有朝一日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得以确立,对中国耍赖的做法自然无法持续,那一些中国产品更非其他国家同类产品可比。

  对此,凤凰卫视评论员朱文晖就建议,应对这种“耍赖”行为,中国就应该争取以中国的成本来核算。从现在开始,“我们就踏踏实实的,实实在在的在反倾销问题上坚持WTO的承诺”,就用中国的成本来核算,而不是用第三国的成本来核算,那么,中国“非市场经济地位”帽子就可以早日摘掉,这些问题就能迎刃而解,欧美经济体的“阴谋”也无法屡屡得逞。

kc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