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角力中的“香格里拉回合”

  6月3日—5日,第十五届“亚洲安全大会”(香格里拉对话会)在新加坡香格里拉酒店举行。美国、日本、加拿大、法国、印度等国均派遣国防部长参会,而中国代表团则由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孙建国上将带领出席。不出所料,南海问题再度成为本次对话会的焦点。

  日本:暗批中国“挑战秩序”,期盼与中方会谈

  日本防卫大臣中谷元在4日上午率先发表演讲,批评了中国在南海日益频繁的活动。但在随后与孙建国的交谈中,他却释放出希望早日访华、展开双边会谈的善意,态度耐人寻味。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中谷元针对中国在南海的海洋活动,强烈批评称“这是对秩序的挑战”,表达了对中国在南海军事基地化行动的警惕,并重申支持美军派出舰船在争议海域巡航的做法。围绕南海局势,中谷元强调“单方面改变现状和制造既成事实显然脱离了基于国际法原则的海洋秩序”。似乎是考虑到中国军机异常接近美军飞机一事,他称“大国被要求自我克制行动以避免发生不测事态”。而作为今后的应对,中谷谈及制定旨在确保航行安全的国际准则,此外还呼吁召开以东盟各国为成员的相关会议,支援东盟提高海洋安全保障能力。对于即将宣判的南海仲裁案,中谷元表示:“(包括中国在内的)纷争当事国必须完全履行裁决。”

  这已经是中谷元连续两年在香格里拉对话会上对中国喊出的狠话。去年,他呼吁南海涉事各方为确保区内飞行、航行自由而开展更全面的合作,强调了构筑空中全时监控系统及提高灾害应对能力的重要性。同时,针对中国在南海“吹沙填海”的举动,中谷直言包括日本在内的周边各国都“感到不安”,并引用老子的名言“知足不辱、知止不殆”敲打了中方

  但在演讲后,中谷元却在与孙建国的交谈中展现希望了改善两国关系的积极一面。据共同社透露,中谷元向孙建国表示,希望尽快启动中日防部层级的“海上联络机制”。此外,虽然中日存在众多争端和分歧,但中谷再度表达了希望能在任内访华,并与常万全国防部长进行会谈的意愿。

  美国:对华火力有所收敛,倡议成立“基于原则的安全网络”

  中谷元之后,美国防长卡特也在对话会上发表了题为“构建亚太地区有共同原则的安全网络”的演讲,阐述了对南海以及亚太地区安全的看法。

  在这个长约15分钟的演讲中,卡特花大笔墨解释了其关于“基于原则的安全网络”的构想:“这个网络应该包括所有人,因为任何国家和军队——不论其能力、预算和经验——都可以参与。每个人都能发声,不孤立任何人——我也希望没有任何人会孤立自己……请记住:这个遵循共同原则的安全网络,并不是特定针对任何国家。它是开放的、并不排斥任何人。”他更强调了中国在其中的作用:“美国欢迎和平、稳定、繁荣的中国,也希望中国在这个安全网络中扮演负责任的角色。中国的加入,使这个安全网络更强大,使这个地区更稳定、更安全、更繁荣。在我们与中国同行的互动中,美国一直鼓励中国遵循共同的国际原则。”

  而在演讲的后半部分,卡特“意料之中”地谈到了南海:“不幸的是,在亚太地区一直有越来越多的不安。就在我们这个会议室,很多人对中国在南海、在网络上的行为感到忧虑。中国在南海采取了范围广泛、毫无先例的行动,这导致了对中国战略目标的担忧。中国在南海的行动,孤立了自己,而这个时候整个亚太地区正在团结起来。如果继续下去的话,中国会建立起自我孤立的长城。

  关于美国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他重复了去年的观点:“在南海主权争议中,美国不选边。但美国会站在国际原则一边,比如支持航行和飞越自由,以及以和平的法律方式解决争端。”

  凯迪数据研究中心对卡特的演讲内容进行了分析。在约15分钟的演讲中,卡特37次提及“原则”,主要在于解释其新倡议的“安全网络”。他更21次说到“中国”,仅比翌日中方代表孙建国所提及的少8次(孙在演说中29次说起“中国”),可见其战略重点依旧放在中国身上。一方面,卡特欢迎中国加入“基于原则的安全网络”,另一方面,他也继续在南海问题上敦促中国放弃“建立自我孤立的长城”。总的来说,卡特针对南海和中国的表述并没有任何新意。奉劝中国不要构筑“自我孤立的长城”其实是5月底卡特在美国海军军官学校的演讲中的内容,并早已遭到中方的否认和驳斥,这次只不过是旧事重提。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美国研究中心主任吴心伯在接受澎湃新闻网的采访时也承认,卡特在攻击中国上“火力有所克制”。吴主任认为,卡特针对中国强调了两个方面,第一是美国与中国有很多的互动和合作,所以他既将南海问题放到了一个更大的地区安全框架中去,并没有单独拿出来刻意解读,更主动邀请中国加入其“安全网络”。第二,表明美国的再平衡战略不是专门针对中国,更非孤立中国。

  为什么这位顽固的“鹰派”防长会有所收敛?吴主任分析,这很可能是“白宫之前已经给他打过预防针”:一方面,卡特在香格里拉对话会上发言“代表的是美国政府”,阐述的也是美国政府的对华态度,而非其个人见解,所以立场应该和奥巴马政府保持一致;第二,第八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将紧接着在香格里拉对话会后进行,合作、协商、互利依然是这两个大国的主旋律。即便是在南海、在亚太地区,中美之间最大的共同利益基础还是和平与稳定。不论哪个美国总统,甚至是不论哪个美国防长都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公开地搞对抗。

  越南和法国:强硬施压中国

  除了日本和美国,越南和法国的国防部官员也在香格里拉对话会上放出狠话,要求中国在南海“更守规矩”。

  据日本《产经新闻》报道,越南副防长5日表示,“中国日益强硬的南海军事行动”,正在无限加剧地区紧张局面。东盟各国都在为如何化解南海争议感到焦虑不安,目前,为了避免与军事实力强大的中国爆发冲突,越南等东盟国家必须与日美在海上安保上采取合作战略。

  法国防长路德里安则发出更为激烈的对抗中国的言论。他号召欧盟各国向南海派遣军舰与美国联合行动,共同为保障南海航行自由出力。路德里安指出,欧盟各国海军应该采取态度明确的行动,为亚洲海域实现航行自由提供帮助。

  中国:不点名批评美国,重申不承认南海仲裁案结果

  面对来势汹汹的诸强,中国当然有备而战。孙建国于5日上午,就“冲突解决工作面临的挑战”主题,与越南国防部副部长阮志咏、法国国防部长勒德里昂一道作专题发言,阐述了中方在南海和地区安全问题上的见解。

  孙建国将军的演讲题为《加强亚太安全合作 推进地区安全治理》,持续了约30分钟,合共4000字左右。演讲分为两部分,上半部分介绍了中国所树立的新型安全观念,回顾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为维护世界地区和平稳定所作的努力,并专门提出了促进亚太地区安全治理的四点主张;下半部分则专门论述了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态度。

  凯迪数据研究中心对全文进行了词频分析:

孙建国上将在2016年香格里拉对话会上的演讲词频分析

图1:孙建国上将在2016年香格里拉对话会上的演讲词频分析

  从图1可知,“中国”与“南海”当仁不让地成为了演说中出现的高频热词,这也折射出南海局势同样是中国当前高度关注的地区安全焦点问题。针对即将宣判的南海“仲裁”案,孙将军在演讲中重申了中方立场:中菲有关争议不适用仲裁方法,仲裁结果对中国没有约束力。中国政府已多次表明,不接受,不参与仲裁;不承认,不执行仲裁结果。涉及南海争议海域的“主权”问题,中国坚持以“和平协商”的方法去解决争端。

  对于美国,孙建国以不点名的方式进行了批评。“某些国家”对国际法采取“合则用,不合则弃”的投机态度:一方面带头在南海实施所谓的航行自由计划,公然炫耀武力;一方面拉帮结派,支持其盟国对抗中国,让中国接受并执行仲裁结果。中国对此坚决反对!我们不惹事,也不怕事,中国不会吞下苦果、恶果,不会允许自己的主权和安全利益受到侵犯,不会坐视少数国家在南海捣乱。他更重复了去年的观点,斩钉截铁地告诉美国政府:中国人民和军队历来信理不信邪,服理不服霸。

  在随后的问答环节,孙建国所面对的问题也大多关于南海。他在回应时直言,真正威胁南海和平稳定的是某些为了自己的私利,部署军事力量进入并进行演习威胁的国家。针对卡特的“长城论”,孙建国强调中国没有自我孤立:“倒是有些有冷战思维的国家或个人在自己心中筑起了一堵墙,最后反而孤立了自己。”

  而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华春莹表示,中国不同意美日等国在南海问题上的处理方法。他们罔顾基本事实,无端指责中方合理的岛礁建设活动,在地区安全问题上对中方倒打一耙,并蓄意挑拨中国与其他地区国家的关系,“中方对此坚决反对”。最后,她再次重申,对于南海领土主权和海洋划界问题,各方应在尊重历史事实的基础上,根据国际法,由直接当事方和平谈判解决。中国赞成并倡导东盟国家提出的妥善处理南海问题的“双轨”思路,即有关争议应由直接当事国通过谈判协商解决,“南海和平稳定由中国和东盟国家共同维护”。

  南海角力中的“香格里拉回合”虽已暂告一段落,但这只是整部大戏的其中一幕而已。正如泰国总理巴育在今年香格里拉对话会开幕式的主旨演讲中所说,海上问题不应成为“零和游戏”,地区国家应超越海上边界争议,通过互利、共赢方式寻求加强合作。的确,若只用冲突的眼光看问题,那各国在南海就难有出路。如果各方还是相互指责、相互制衡,只会加剧地区的紧张局势,从长远来说不仅无助于解决争端和矛盾,南海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和平之海、友谊之海、合作之海”

kc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