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游无缘水源保护区,也不能放弃治理流溪河

  7月7日,《广州市饮用水源保护区区划调整方案(征求意见稿)》听证会在广州鸣泉居度假村举行。与会的11名代表中,两位听证代表反对,两位代表有保留同意,7人赞成。市环保局表示,本次听证会的结果将会形成听证报告,作为行政决策的重要参考依据。

  从数据上看,流溪河下游的确已不具备饮用水水源资格

  作为广州的“母亲河”,珠江支流流溪河下游将被取消备用饮用水源保护区资格,引起了广泛热议。究竟流溪河下游是否已经如广州市环保局所言的那样“水质差,常年无法达标”?凯迪数据研究中心梳理了相关的水质数据:

流溪河(李溪坝)水质数据

图1:流溪河(李溪坝)水质数据(来源:广州环保地理信息系统)

  从图1可以看出,作为本次调整的河段,流溪河(李溪坝)水质情况的确不容乐观。在过去11个月,只有4个月的水质是达到生活饮用水地表水水源最低标准的Ⅲ类,分别是2015年8月,2016年1月和2月,以及刚刚过去的5月。其他月份都只是Ⅳ类,而2015年11月更是达到劣Ⅴ类。虽然并没有明确显示该河段水体存在黑臭问题,但从各个细分指标来看,超标情况普遍存在。

水质类别与浓度限值对应表

图2:水质类别与浓度限值对应表(浓度单位:毫克/升)

  对比图2可以看出,要达到Ⅲ类标准,总磷含量要低于0.2毫克/升。但流溪河(李溪坝)有两个月明显超标,去年11月更高达1.6毫克/升,超标八倍之多。即使在水质达标的5月,总磷含量也只是勉强达标(0.198毫克/升)。化学需氧量的情况稍好,只有一个月超标。最不容乐观的是氨氮含量,过去11个月中有5个月是超过Ⅲ类标准所规定的1毫克/升。

流溪河(河口) 水质数据

图3:流溪河(河口)水质数据(来源:广州环保地理信息系统)

  更甚者,从图3可见,流溪河(河口),也就是李溪坝更南端的下游河段水质更差。在过去的11个月中,不仅没有一个月达到Ⅲ类标准的底线,还长期处于Ⅴ类和劣Ⅴ类水平,其他指标也是大幅超标。可见,越到流溪河下游,污染情况越为严重。

2016年5月广州市城市集中式生活饮用水水源水质状况

图4:2016年5月广州市城市集中式生活饮用水水源水质状况(来源:广州市环保局)

  相对的,从图4可见,目前广州的十个饮用水水源水质都达标。而位于流溪河上游的花都段水源和从化第三水厂水源也分别达到Ⅲ类与Ⅱ类标准。也就是说,流溪河的污染主要集中在下游河段,而上游水质尚没有受到明显影响。

  由此可见,从环保局的监测数据上分析,不仅是流溪河李溪坝段,而且整个流溪河下游流域的水质堪忧,污染严重,的确已不适合作为饮用水后备水源。再加上其他水源水质均达标,所以流溪河下游被剔除出水源地名单也就不难理解。

  生活污水成最大元凶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流溪河下游的水质如此不尽如人意?

  据广州市环保局统计,2013年6月,流溪河流域污水排放量约为52.81万吨/天。其中,工业废水排放量约7.46万吨/天,占比12%左右。畜禽养殖污水排放量约0.88万吨/天,占1.7%。也就是说,生活污水排放量接近45万吨/天,占比超过八成。

  而据白云区环保局统计,白云区生活污水每天排放120万吨,其中62万吨未经处理,这是流溪河白云段最主要的污染源。由于全区生活污水处理能力有限,存在一定缺口,截污管网覆盖率不足,导致很大部分生活废水、农业废水直排河涌,最终汇入流溪河,造成了下游污染积重难返。

  来自民间的数据也表明,生活污水对流溪河下游水质的伤害最大。据广州“清气团”环保科普小组负责人晏磊介绍,新兴的生活方式和消费模式,让居民使用化学品和其他消费品的总量增多,也导致人均污染物排放和总量的增加。“以影响流溪河水环境最大的白云区为例,2000年白云区流动人口总数为70.1万人,2010年比2000年增加了51.83万人,增长了73.94%,而从2000年至今,白云区流动人口数的年增长率为5.69%。人口激增的同时,也带来了污染物排放的激增。”同时,沿岸居民每天排放约44.47万吨生活污水,占全部污水排放量八成。这八成生活污水中,只有近一半能被污水处理厂处理,剩下一半近21万吨污水,“每天都直接排入流溪河”。

  下游无缘水源地不等于放弃保护治理流溪河

  不少媒体和环保团体担心,失去了水源保护区这件“黄马褂”,流溪河下流的污染是否就会无人问津,并日渐病入膏肓?至少从目前来看,无论是政府还是民间,都并没有这样的想法。

  在听证会上,广州市环保局就明确表示,虽然相关水厂已停止在流溪河下游河段取水,但仍继续保留其水域及其滨江带作为保护区,目的是为了对流溪河下游河段实施比一般水污染防治更为严格的保护措施。“对于建设项目上马也要综合来看,不是所有项目都会造成污染,比如污水处理厂上马后,可以收集处理更多污水,而流溪河下游的主要污染源生活污水,通过城中村成片改造的建设项目,污水管网也能统一规划,收集处理更有保障,从这个角度讲也是保护流溪河。”市环保局局长杨柳也强调,改善水环境质量更取决于具体的保护措施和实际行动。作为广州的母亲河,“流溪河的治理已上升到广州城市发展的战略高度”,力度将持续加大。此外,市环保局更作出保证,计划将龙水库、增塘水库等6个湖库型战略水源地划定为二级保护区,备用饮用水水源面积不会减少,“也更有利于饮用水安全”。

  除了表态,政府也在行动。据《新快报》报道,广州市白云区政府制定了《流溪河白云段沿线农家乐整治工作方案》。至6月12日,堤外的28家农家乐已全部停业,占地面积163623平方米;堤内的8家农家乐,占地面积4366平方米,已组织拆除4家,占地面积2160平方米,其余4家也于6月15日前清拆。也就是说,截至发稿时,流溪河河道岸线和岸线两侧各500米范围内沿岸农家乐共36家已经全部关停。

  听证代表、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在质疑流溪河保护区不应该大规模缩小的同时,更给出了四点建议:第一,流溪河水质长期不达标,是否应该问责相关责任人?第二,相关部门应尽早建立环境补偿机制,更好更长期地保护好流溪河;第三,开门治水,让公众参与到流溪河的治理过程,并设立治理流溪河公众监督委员会;第四,委托独立的第三方机构,对此次保护区的区域调整进行可行性研究和风险评估。最后,他更在《南方都市报》撰文,呼吁流溪河的战略地位不可取代,“我们要的不是撤销保护区,不是要向别的地方讨水喝,而是要恢复、修复流溪河的水环境、生态环境,我们要喝我们自己的水”!

  资深媒体人陈扬也在微博上斩钉截铁地表态:“流溪河,白云山,一山一水,是广州的环境底线,寸土不丢,滴水不漏,无论代价多大,一定要严防死守,不可后退半步!”

  而广州的民间环保团体更没有沉默。在听证会召开前,广州环保组织在微信公众号@珠江水在说发起了“征集1000名公众给市场留言,一起保住流溪河”的倡议。截至发稿时,“关心,这是我的救命水源,希望保护好他!”的选项已经超过5000票。更有公益组织在听证会会场外通过行为艺术,直观、形象地表达“保住流溪河”的决心:

公益组织在听证会会场外的行为艺术

图5:公益组织在听证会会场外的行为艺术(来源:自然之友)

  纵观全局,因污染严重,当下流溪河下游的备用水源功能区之名很可能被取消,但坚持保护与治理流溪河的底线却不可随便触碰。无论是政府部门也好,媒体也好,还是民间团体也好,都应有这么一个共识,让流溪河再度变得清澈与洁净是一项长期、艰巨而又无法逃避的任务。只有这样,才能在不久的将来,让广州人有机会再次饮回广州母亲河下游的水!

kc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