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仲裁案落幕,中国会划设南海防空识别区吗?

  7月12日,南海仲裁案“闹剧”落幕。在海牙仲裁庭宣判菲律宾“胜诉”,中国在南海的“九段线”没有法律基础后,中外舆论一片哗然。在中国政府与媒体宣布“不承认、不接受”仲裁结果的同时,也有声音指出,中国应尽早设立南海防空识别区以示回应。

  中国是否已具备设立南海防空识别区的必要条件还有待商榷

  究竟传闻已久的南海防空识别区会不会建立,将在什么时候建立?对此,凤凰卫视石齐平表示,这个问题要一分为二地看。首先,要看中国有没有意愿去设置;第二,也是最重要的,当下中国有没有这个条件与能力去设立。

  石齐平直言,在三年前东海防空识别区设立之时,有不少专业人士认为南海也应该同步划设防空识别区。但以当时的条件来看,“中国在南海基本上还没有足够的条件跟能力设立防空识别区”。简单来说,就是三年前中国在南海还没有足够的反介入能力。无论是军事雷达的部署,还是海空军事力量的分布,都能看出当时中国还没有过硬的反舰能力,反潜能力和防空能力。而且当年中国在南海只有一个三亚基地,再往南、再往西就鞭长莫及了,所以“就算设了也没有用”。

  而到了今天,石齐平认为相关条件已经“基本具备”。这几年中国的吹沙填海工程,不仅将南沙群岛的7个礁扩成了岛,其中三个还建好了跑道、机场和雷达等设施。而西沙群岛的永兴岛甚至已经部署了红旗-9防空导弹系统,东风21-D、东风26等反舰战略导弹也已准备就绪。也就是说,他认为中国现在已经完全有能力、有硬件设立南海防空识别区。

  但中国察哈尔学会研究员邓聿文却撰文表示,中国在设立南海防空识别区问题上要谨慎。他判断,“技术条件和军事能力暂时不支持中国划设南中国海防空识别区”。防空识别区并不是想设立就设立的,而是建立在一定的技术条件特别是先进的雷达和军机基础上的。南海距中国大陆遥远,目前解放军要去南中国海查证、识别乃至拦截闯入识别区的外国飞行器,“能力有限”。故中国即使要在南中国海设立防空识别区,“也必须等到永暑礁的相关军事部署完成后才可以”。

  官方回应:是否设立要视所受威胁程度而定

  中国是否已具备了设立南海防空识别区的先决条件还有待论证,那究竟是否有划设的意愿呢?

  早在7月初,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就在例行发布会上表示,划设防空识别区是主权国家的权利,是否以及何时划设防空识别区,“取决于是否面临空中安全威胁和空中安全威胁的程度”

  而在13日,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在《中国坚持通过谈判解决中国与菲律宾在南海的有关争议》白皮书的发布会上,也回答了英国路透社记者关于设立南海防空识别区的问题。刘部长认为,中国有这个权利。防空识别区制度不是中国的发明,是其他一些大国的发明,中国在东海划了,在南海是不是需要划,“要根据我们受到威胁的程度”“如果我们的安全受到威胁,当然有权划,这取决于我们的综合判断。”我们希望其他国家不要借机来威胁中国,希望其他国家能够与中国一起努力,相向而行,共同维护南海和平稳定,不要把南海变成一个战争的发源地。中国的目标是希望南海成为“和平之海”、“友谊之海”、“合作之海”。

  与此同时,刘部长更重申,中国不会因为仲裁结果而主动加剧南海海域的紧张局面:“我们也希望跟南海周边国家,包括跟东盟国家,一起按照中国与东盟十国签署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共同维护好南海的和平稳定,维护我南海的航行与飞越自由,这个政策没有变,也不会变。”

  外媒分析:关键在于美菲日等国的后续表态与行动

  从官方的表态来看,中国虽然强调拥有设置南海防空识别区的绝对主导权,但并未表态要在短期内付诸行动,而是将相关涉事国家的态度与行动看作划设与否的标准。这也和外媒的分析不谋而合。

  台湾《旺报》引述人民大学国关学院副院长金灿荣的观点指出,中国未来是否划设南海防空识别区,“这得视美国的施压力度”,但不排除有这种可能。倘若成真,中方会先加速黄岩岛建设,以便应对美方日益频繁的军事行动。

  《日本时报》也认为,仲裁结果出炉后,一旦美日等国强硬要求中国承认结果,不排除中国可能通过宣布在整个南海划设防空识别区作出回应,“就像其2013年与日本就有争议岛屿发生口角时在东海划设防空识别区一样”。美日两国将很可能拒绝承认南海防空识别区,并派出本国军机飞越该海域上空。这样的行为,无疑会导致南海区域发生一场军事恶战。

  美国彭博社则列举了中国应对仲裁结果的三种可能态度。第一,中国选择温和回应:中国外交部发表措辞强硬的声明,表示中方不接受判决,或者说将完全无视其所谓判决;进一步扩展舆论战,强调60多个国家支持中方南海立场;暂停在南沙群岛新建军事设施。第二,比较强硬回应:比如宣布设立南海防空识别区,要求商业飞机和军机提前通报飞行计划;加大海警和军舰巡逻力度,封锁“坐滩”仁爱礁的菲方舰艇补给;退出《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等。第三,强硬回应:中方开始在黄岩岛建设人造设施,在岛上部署雷达、飞机和导弹能直接覆盖马尼拉和美军使用的菲律宾基地;在扩建岛礁上部署攻击性导弹系统和军队;将仁爱礁“坐滩”的菲方军舰拖走。究竟中国会采取哪种态度回应,彭博社预测将取决于“把自己定位为这片水域巡警的美国”的后续行动。

  台湾,设立南海防空识别区的另一个关键所在

  在南海仲裁案尘埃落定后,台湾岛内朝野同样反应激烈。台湾蓝营政客、新党主席郁慕明就在“脸书”上发文,呼吁两岸应联手合作对抗荒谬仲裁。他希望中国大陆立即宣布南海防空识别区,“同时我们也要请问蔡总统,如何捍卫台湾管辖的太平岛?是否应该两岸联手合作,共同维护固有疆域?”

  随后,郁慕明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建议,针对仲裁庭说“九段线”没有法律依据,大陆应立即宣布南海防空识别区,“他们说没有法律依据,那我们就给他法律依据!”他更敦促台湾当局要有实质性行动,维护南海主权:“蔡英文不光要有表态,也应当有所行动,比如增派军队过去,并像马英九一样登太平岛宣示主权。”

  最后,郁慕明更呼吁,两岸应尽快签署“停战协定”,达成和平协议,认同“一个中国”,在共同解决南海问题的争端。“台湾方面总说南海问题要多边和平解决机制,不达成跟大陆的协议,就谈不上多边协议。”

  从地理位置上看,台湾和南海诸岛同属美国所划设的第一岛链范围之内,南海的东沙群岛与太平岛的管辖权也还在台湾政府手上。要真正解决南海问题,两岸不能各自为政。一旦中国决定成立南海防空识别区,很大可能会将东沙群岛和太平岛附近海域包含在内,如何避免不必要的冲突和对峙,如何真正做到枪口一致对外,将考验两岸领导人的智慧。

  各方共同努力,给南海降温才是当务之急

  日前,港媒引述《汉和防务评论》报告称,中国将在不久后划设南中国海防空识别区,“其边界以永兴岛的专署经济区及中国在南沙群岛的七个新建人工岛为基础,或这些岛屿临岛基线周边的200海里地带”。五角大楼则表示,如果中国划设南中国海防空识别区,美国不予承认。国务卿克里也在访问蒙古期间表示,如果中国真的在南中国海设立防空识别区,美方将视此为挑衅及令南中国海不稳的行动。就目前来看,虽然仲裁结果不利于自己,但中国政府对于划设南海防空识别区,或采取进一步军事行动的态度还是相当谨慎的,甚至很可能将之视为解决问题的底牌与大筹码。正如前国务委员戴秉国在中美智库南海问题对话会上所言,现在,南海的温度已经很高了……如果任由温度上升,可能发生意外,甚至把整个南海搞乱,进而把亚洲搞乱!谁放纵事态发展,酿成大祸,谁就必须承担历史责任。“要使南海的温度真正降下来,相关国家都要做出实实在在的努力。”

kc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