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性的鲍勃·迪伦“失联”,诺贝尔奖该怎么办?

  10月13日,瑞典文学院宣布,75岁的美国民谣诗人、艺术家和作家鲍勃·迪伦获得2016诺贝尔文学奖。他也成为历史上第一位获此荣誉的音乐人。可据英国《卫报》报道,自从公布获奖消息后,瑞典皇家学院就一直没有联系上迪伦本人。多次联系未果后,瑞典皇家学院表示放弃。但瑞典皇家学院常务秘书萨拉坚信,“迪伦在今年12月10日举行的颁奖晚宴上一定会出现”。

  独立独行的迪伦是否拒绝诺奖?“答案在风中飘扬”

  反叛、远离主流、桀骜不驯……鲍勃·迪伦身上的这些标签让他闻名于乐坛与艺术界,更吸引了一代又一代乐迷。纵使已成为格莱美奖的常客,纵使已赢得奥斯卡奖和普利策奖等文化界的重量级奖项,但一贯独立独行的迪伦能获得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却也让一众媒体和文化批评家跌破眼镜。

  但正因为其身上独有的高傲孤寂和作品中反抗世俗的精神,不免会让人联想到这位歌手可能会向诺奖“说不”。果不其然,以恶搞著称的洋葱新闻很快就刊登了关于鲍勃·迪伦“拒绝领奖”的“新闻”。尽管该自媒体一贯以炮制假新闻而著名,文章也清晰地显示了这并非事实,但迪伦“拒绝领奖”的“新闻”仍然快速在社交网络中传播。与此同时,另一则关于鲍勃·迪伦经理人在纽约召开新闻发布会,呼吁联合抵制诺贝尔文学奖等四点声明的假新闻也在朋友圈和微博里“遥相呼应”。

  当然,截至发稿时,无论是瑞典皇家学院,还是迪伦本人及其团队,都没有公开声明他将放弃诺贝尔文学奖。但从迪伦在诺奖公布当晚于拉斯维加斯的演出中“只字未提”这一奖项,以及评委会至今没有联系上他等事实可以看出,这位音乐家对诺贝尔文学奖确实并不热衷。究竟鲍勃·迪伦会否如期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颁奖晚宴上,领取属于他自己的奖项和奖金,只能说,“答案在风中飘扬”

  其实,迪伦对奖项与颁奖典礼不感冒的态度由来已久。凯迪数据研究中心梳理了这位音乐人冷对颁奖礼的“黑历史”:1963年,他获得“紧急公民自由委员会”所颁发的汤姆·佩恩奖,在领奖时他却发表了一个不着边际的演讲,说他认同肯尼迪总统的暗杀者。2000年,他为电影《奇迹小子》创作的歌曲获得奥斯卡最佳原创歌曲奖。但是,他没有出席颁奖典礼,而是在澳大利亚通过视频接受了这一奖项。2007年,他错过了西班牙王储颁发的阿斯图里亚斯亲王奖,当晚却在奥马哈演出。2010年,他没有前往白宫领取国家艺术奖。随后在总统奥巴马的盛邀下,迪伦才终于同意在2010年美国黑人历史月活动中去白宫表演。但在表演后就立马闪人,没有出席任何仪式。

  是迪伦需要诺贝尔奖,还是诺贝尔奖需要迪伦

  2008年,时年67岁的鲍勃·迪伦获得了普利策特别荣誉奖,成为了第一位得到普利策奖的摇滚乐手。不过,当时《东方早报》就直言不讳地表示,“这的确是普利策为青春永葆而必须做出的姿态”,只有多几个类似鲍勃·迪伦这样的获奖人才能让奖项更获得关注。《旧金山纪事报》的首席乐评人乔舒亚·考斯曼更一针见血地指出:“我认为鲍勃·迪伦并不需要这个奖项,只是普利策奖需要鲍勃·迪伦。”

  如今,诺贝尔文学奖同样面对这这样的拷问:是鲍勃·迪伦需要诺贝尔文学奖,亦或者是诺贝尔文学奖需要鲍勃·迪伦呢?

  早在1996年8月,戈登·鲍尔代表竞选委员会正式为鲍勃·迪伦提名诺贝尔文学奖。他向媒体宣读的金斯堡的推荐信:“虽然他(迪伦)作为一个音乐家而闻名,但如果忽略了他在文学上非凡的成就,那么这将是一个巨大的错误。事实上,音乐和诗是联系着的,迪伦先生的作品异常重要地帮助我们恢复了这至关重要的联系。

  此外,迪伦的自传《像一块滚石》曾登上《纽约时报》年度图书榜,并获得美国国家图书奖提名。而在获奖后,迪伦相关图书的关注度也是大幅飙升。据当当称,14日中午的统计数据显示,诺奖公布后的10分钟内,当当上“鲍勃·迪伦”关键词的搜索量过万,顾客浏览《像一块滚石》(也译作《编年史》)页面的次数增长近4000倍。而相关书籍的销量甚至超过了本年1月至9月的销售总量,普遍显示“库存不足”状态。重庆大学出版社已紧锣密鼓地推出鲍勃·迪伦的另一本传记《迷途家园》。而《像一块滚石》国内出版人杨全强介绍,这本书已经紧急加印一万到两万册。可见,迪伦在传统意义上的文学同样具有较高造诣与知名度。

  另一方面,评审们将这一奖项授予迪伦,或许想作出某些改变。作家安娜·诺斯就在《纽约时报》上撰文指出,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会很可能并非有意以此冷落小说或诗歌。委员们可能是想通过表彰一位音乐偶像给该奖项注入新的文化通货,让它更贴近年轻一代。

  凤凰卫视时事评论员何亮亮也分析到,当前诺贝尔文学奖在文学爱好者中的影响力和地位已经没有过去那么重要,但鲍勃·迪伦的获奖或许将成为转折点。另一位评论员郑浩更称,迪伦获奖,恐怕意味着文学奖将被重新定义。作品类型不仅只限于小说、诗歌,还将扩展到戏剧、音乐等领域。但迪伦的作品是否已经达到诺贝尔奖的标准,这个标准是什么,一直没有确切的定论。

  近年来,诺贝尔文学奖广受诟病。“欧洲作家的殿堂”、“老年人俱乐部”、“不差钱”等负面烙印被陆续刻上。如何提升权威性,如何与时俱进,如何改革评审制度与遴选标准,或许迪伦的获奖将成为一个革新的契机。可是,迪伦就真的需要这个诺贝尔文学奖来证明自己吗?用《纽约时报》的话来说,“鲍勃·迪伦不需要诺贝尔文学奖,但是文学却需要一个诺贝尔奖。”

  那些年,他们也拒绝了诺贝尔奖

  面对诺贝尔奖,任性的可不只是鲍勃·迪伦。

  最耳熟能详的当数1964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法国哲学家让·保罗·萨特。当他得知自己被提名并有可能获得当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时,当即致信评委会,表示将拒绝该奖项。后来评委会依然决定将文学奖授予他时,萨特当即通过出版社发布了名为“作家应该拒绝被转变成机构”的声明,解释了拒绝领奖的原因:第一,信仰与文化的冲突(萨特当时已经成为社会主义者,诺贝尔奖却是资本主义社会的产物)。萨特直言,东西方两种文化之间的对抗必然以冲突的形式存在,但这种冲突应该在人与人、文化与文化之间进行,更无须机构的参与。第二,保持自我的独立性和自由性。“我的拒绝并非是一个仓促的行动,我一向谢绝来自官方的荣誉。这种态度来自我对作家的工作所抱的看法。一个对政治、社会、文学表明其态度的作家,只有运用他的手段,即写下来的文字来行动。他所能够获得的一切荣誉都会使其读者产生一种压力,我认为这种压力是不可取的。”

  40年后,2004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奥地利女作家埃尔弗里德·耶利内克同样放弃了这一奖项。她的理由是首先健康欠佳,因得奖时自己已身患“社交恐惧症”,不方便出席典礼。同时她也认为自己没有资格获得这一大奖。用她本人的话说,在得知获得这一崇高的奖项后,她“不是高兴,而是绝望”

  而1958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前苏联作家帕斯捷尔纳克也谢绝了该奖项,但他的决定实属无奈。得奖消息公布后,作家致电瑞典文学院,表示他“无限的谢意、感动、安慰、惭愧”。但在前苏联引起轩然大波,作品受到严厉批判,本人也被开除作协会籍,并受到各种威胁恐吓,于是被迫拒绝诺贝尔文学奖,成为诺奖历史上唯一一位不仅未曾因获奖而取得荣誉,却反而招致屈辱和灾难的作家。而他的获奖作品,正是鼎鼎大名的《日瓦戈医生》。

  当然,拒绝领取诺贝尔奖的并非只有文学奖得主。越南外交官黎德寿与时任美国国务卿基辛格双双获得1973年的诺贝尔和平奖,但由于美、越双方所达成的和平协议只维持了两个月就宣布夭折,战火重燃,因此黎拒绝接受奖项。而更让人忍俊不禁的是,发明家爱迪生和特斯拉本被共同授予了1912年诺贝尔物理学奖。但由于两人在工作中矛盾重重,成了死对头,双双公开拒绝接受这一奖项。最终,当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颁发给了另一位发明家达伦。

kc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