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CEP与TPP:亚太经济一体化博弈的新篇章

  当地时间2016年11月19日至20日,亚太经合组织(APEC)第二十四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在秘鲁利马举行。国家主席习近平主席应邀出席会议并发表讲话。会议发表宣言,并通过《亚太自贸区利马宣言》等相关附件,倡议亚太经合组织经济体领导人将继续携手致力于支持亚太地区自由开放的贸易和投资、可持续经济增长和共同繁荣。

  中国:坚定不移引领经济全球化,提升亚太开放型经济水平

  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发表题为《面向未来开拓进取促进亚太发展繁荣》的重要讲话。凯迪数据研究中心对讲话全文进行了词频分析:

习近平在2016年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的讲话词频分析

图1:习近平在2016年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的讲话词频分析

  从图1可以看出,习主席在这篇长约1500字的讲话中,重点围绕促进亚太区域和全球经济发展等议题进行了阐述。全文提出四个“坚定不移”:第一,坚定不移引领经济“全球化”进程。重申自由贸易的重要性,坚决反对任何形式的保护主义,“为经济全球化注入正能量”。第二,坚定不移提升“亚太”开放型经济水平。促进多边贸易体制的建设,倡导开放包容,防止封闭排他,并早日建成由中国主导的亚太自由贸易区。第三,坚定不移破解区域互联互通瓶颈。倡导构建全方位、复合型互联互通网络,让亚太成为携手比邻的家园。第四,坚定不移打造改革创新格局。要抓住新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的机遇,打造互联网和数字经济、蓝色经济、绿色经济等新增长点,推进经济结构改革,为亚太引领世界经济创造动力。

  一天前,习近平在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上的主旨演讲《深化伙伴关系增强发展动力》中同样提及建立开放型经济、促进亚太自贸区建设的重要性。习主席强调,“我们要坚定推进亚太自由贸易区建设,为亚太开放型经济提供制度保障。”同时也要重振贸易和投资的引擎作用,增强自由贸易安排开放性和包容性,维护多边贸易体制。更要着力促进合作共赢,深化伙伴关系,“秉持亚太伙伴关系理念”,发扬互信、包容、合作、共赢的精神。此外,习主席重申促进改革创新,是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的必由之路。加快产学研深度融合,让机构、人才、市场、资金都充分活跃起来,形成推进创新发展的强大活力。更将推动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蓬勃发展,使创新成果转变为实实在在的经济活动,培育发展新动力。

  习近平的两个演讲获得了多方高度评价。温哥华经济委员会总裁麦基彦指出,在全球经济充满不确定的今天,习主席的演讲充满了力量。普华永道全球主席罗浩智表示,习主席在演讲中传递的信息是建立更加包容、开放的经济,中国在世界经济中将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以及继续推动贸易全球化。G20与新兴国家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张其佐则在《中国经济网》的专栏中承认,习主席的主旨演讲,“向世界彰显中国信心和战略定力”,对世界尤其是中国经济的发展意义重大。

  亚太自贸区利马宣言:亚太经济一体化的关键性一步

  会议闭幕后,除发表亚太经合组织第二十四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宣言外,更以附件的形式同步公开了《亚太自贸区利马宣言》(下文简称《利马宣言》),为亚太自贸区的建设提供了决策参考和实施蓝图。

  《利马宣言》一共分为六大部分。第一部分明确了亚太自贸区的目标和原则:APEC核心目标是到2020年实现茂物目标,“我们为实现亚太自贸区所作的努力将成为进一步推进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动力”。第二部分讨论了完成并完善可能的实现路径。承诺亚太自贸区应建立在正在开展的区域安排基础上,包括通过《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等可能路径加以实现。“我们欢迎其他区域一体化安排为最终实现亚太自贸区作出有意义的贡献。”第三部分强调继续发挥APEC孵化器作用,强化支持亚太自贸区目标的相关倡议。APEC应提供发挥领导力、提供智力投入和开展能力建设,为实现亚太自贸区发挥孵化器的关键作用。推动具体领域的倡议、促进政策协调/一致性、开展工业/部门对话等,从而促进亚太自贸区的最终实现。第四部分则整理了促进区域经济一体化的新倡议。在关税、非关税措施、服务业、投资和原产地规划等方面倡议各方落实具体目标,实施阶段性进程。第五部分要求各经济体加强与利益攸关方的协商。APEC应努力提高本地区各利益攸关方,包括APEC工商咨询理事会和太平洋经济合作理事会的参与度。最后一部分规定了进展报告机制。APEC将指示官员们通过贸易投资委员会落实本政策建议,并向领导人报告实现亚太自贸区的进展,尤其是本政策建议中提出的新倡议落实情况。

  新华社指出,《利马宣言》的通过,标志着由中国推动的亚太自贸区(FTAAP)倡议向前迈出了重要一步。中国外交部国际经济司副司长谈践也表示,RCEP是亚太地区最重要的自贸谈判之一,是实现亚太自贸区的重要路径。与会各方也充分认识到实现亚太地区可持续发展的紧迫性、艰巨性,普遍表达了继续加强亚太区域合作的积极愿望,肯定了亚太经合组织在其中发挥的重要作用。路透社更一针见血地评论,由于TPP前途未卜,RCEP被视为可能是通往更广泛的自由贸易区的唯一途径。

  TPP:命运多舛,或胎死腹中

  最后一次以美国总统的身份出席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的奥巴马与TPP框架内其他11个国家的领导人一一接触,继续推动该协定生效。在随后的记者会上,奥巴马表示,这次会议令各方都重新确认了对于TPP的承诺,而各方都非常清楚地表示他们愿意继续向前推动TPP,“特别是希望同美国一起推动。”他还警示,TPP停摆将“破坏我们在该区域的地位,并削弱我们以反映我们的利益和价值观的方式塑造全球贸易规则的能力”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也在努力。他在飞赴秘鲁出席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之前,特意取道纽约,率先与特朗普进行了会面。分析指出,这主要是因为安倍政府视TPP为“安倍经济学”的“经济成长战略”的重要推动力。日本计划在先行批准TPP的基础上,再努力劝说特朗普改变主意。随后,身在南美洲的安倍更直言,没有了美国的参与,根本性的利益平衡将被打破,“TPP就没有意义”。

  即便如此,TPP最终将走向何方,各方都普遍不乐观。美国当地时间11月21日,特朗普通过视频阐述了他上任100天执政计划。他表示,将会在上任的第一天即发布总统行政令,退出TPP,并将代之以“更公平的双边贸易协定”,称“这将为美国带来工作与就业机会”

  但随着特朗普的表态,奥巴马与安倍的努力恐化为幻影,TPP胎死腹中的几率也越来越大。

  TPP与RCEP此消彼长或成新常态

  RECP将全面取代TPP,成为亚太经济一体化的唯一途径,现在下定论还为时尚早。但TPP的搁浅以至式微,却为RCEP的推进带来前所未有的机遇。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中国外交研究中心主任任晓教授就认为,TPP的“冻结”使得相关国家开始“转向”,RCEP受到了更大的关注,也会得到更大的推动力,亚太自贸区的进程也会因此相应受到更大的重视。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副研究员、中国太平洋经济合作全国委员会秘书处处长王震宇则指出,就亚太自贸区而言,TPP和RCEP都是实现亚太自贸区的路径之一,中方对符合世界贸易组织规则、有助于促进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制度建设均持开放态度。但无论哪一条路径,它都应该贯彻透明、开放、包容、普惠的原则,不一定标准最高的就是最好的,最合适的才是最好的。鉴于目前亚太地区存在过多双边自贸安排,因此,亟需整合各种自贸安排形成一个更广泛的自贸安排,在东亚范围内,RCEP代表了这一诉求,在亚太范围内亚太自贸区代表了这一诉求。

  TPP是一个高标准的自贸协定,但也是一个小圈子、具有排他性的组织,针对中国的意图明显。而由中国主导的RCEP则具有普惠性,对包括美国在内的所有域内国家均平等而有利。亚太是世界经济最活跃的地区,亚太自贸区虽然还处在政策评估和战略准备阶段,但随着TPP和RCEP的此消彼长,在各成员国中的地位与作用也将渐趋明朗。

kc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