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语”满天飞不见得是坏事

  近日,一系列“雷人”言论相约而至。这些观点既让外界哭笑不得,更引来暴风骤雨般的反驳、抨击和反思。

  首当其冲的是马云。香港《南华早报》刊登了这位商业奇才在卸任后的一次专访内容。采访中,马云在评价中国政府的互联网管制时,直言不讳地指出:“中国政府已经很了不起了”,管控着六亿多互联网用户,很有水平,同时,谷歌却应该“自己反省一下”,以为跑到任何地方,都认为自己“牛逼大了”,这是不行的。马云的言论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中国网友们纷纷群起而攻之。知名评论员葛甲直言马云具有“两面性与投机性”,既拥有为人所称道的成功和财富,更因大胆言论而屡屡受到斥责和训导。同时,他更声称中国不需要像马云那样的企业家,因为真正的企业家“要有良心和社会责任感”。而网友的评论更为直接,“献媚”、“家奴”、“虚伪”、“露出真面目”等成为了关键词。马云更将自己的管理经验与二十四年前的那场风波作比较,虽然内地的版本已清除相关内容,但也逃不过网友和外媒指责,甚至有人将他比喻为“马小平”。马云随后通过微博进行了回应,狠批某些人“不批评指责,不上岗上线会觉得自己毫无观点”,并进行了反击:“养了几盆花就当园艺专家,看了点网络传闻就开始评点世界走向”,暗指自己的无奈和网民的无知。这一反击辞令却也印证了《商业周刊》的观点:在商业之外,马云的见解“肤浅又轻率”,疏忽了一个多元化社会同时需要建设者和批评者、商人和知识分子。回眸过去,马云的“雷语”确实不少,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不正是经过马云的嘴,才将蒙牛的三聚氰胺风波、网络游戏的争议和阿里巴巴出售假货等事件放大?毫不夸张地说,马云的“雷语”让争论来得更激烈,也让媒体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调查得更为清晰,甚至将背后的利益链公诸于众。

  与“大嘴”作风由来已久的马云不同,一向给人严谨、专业的学术界最近也爆出了惊人言论。7月16日下午,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易延友在微博上评点“李天一案”时写道:“即便是强奸,强奸陪酒女也比强奸良家妇女危害性要小。”此言一出,引来的是94000多条的评论,及82000多条的转发。易延友在这条微博发出一个小时之后,又发出了第二条微博,作出了修正:“强奸良家妇女比强奸陪酒女、陪舞女、三陪女、妓女危害性要大”,但却依然难以平息人们的气愤,要求易教授道歉,指责他荒谬的声音不绝于耳。虽然易延友随后删除了首条微博,并在7月17日进行了道歉,但批评之声依然此起彼伏。央视著名主持人白岩松更送给易延友12个字:“违反常识、突破底线、冒犯公众”,并奉劝这位清华大学的教授“管好自己的嘴”。另外,也有媒体探究了公众愤怒背后的缘由。《人民日报》通过官微指出:这场广泛争议的背后,“是公众对司法公正的热切期盼”。《南方都市报》也在社论中分析,“大多数网民之所以要证明易延友的荒谬”,并非真的对这一问题产生浓厚兴趣,可能只是为了“排除干扰李某某一案司法公正的因素”,或者说,强调“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一观点,“根本在于强调李某某与普通人的一致性”,讨论本身只是一种工具而已。此外,一句“雷语”也引出了公众对保护妇女的态度,在凤凰网和《新京报》所作的两个调查:你是否同意“强奸陪酒女比强奸良家妇女危害性小”?中,选择“不同意”的网友分别占比高达91.23%和88.1%,可见公众在尊重和保障妇女权益这个命题上已经逐渐取得共识,或者说,是易教授的观点促使公众对这个问题进行了思考,经过媒体和学者的引导,进而表达出来。

  近期“中枪”的除了商界名人和学者外,还有政府官员。据中广网报道,7月15日,在广东省全国人大代表土壤重金属污染专题调研座谈会上,韶关市农业局副局长陈少梦指出“镉是一个长期的污染,偶尔吃一餐超标的,长期都是安全的,这个可以说是没事。什么毒大米,我看吃一两年没问题”。翌日,尽管韶关市农业局通报称,事件发生后已立即召开专题会议,积极通过媒体向全社会不同阶层人士深表歉意,涉事人陈少梦也作出深刻检讨,并表示自己的说法纯属本人意见,可这句“雷语”依然引发了舆论场的巨大震荡。陈局长的言论不仅受到无数网友的一致谴责,更引来媒体的口诛笔伐。《广州日报》就惊呼:“很难想象,这种话语竟出自监管部门的领导口中”;更提出质问:以这种鸵鸟心态来监管“镉大米”,“食品安全又如何保证”?同时,毫不客气地谴责这位局长的观点“是在拿公众的健康权赌食品安全不会出事”:说小了,这是在“逃避责任、监管冷漠”;说大了,则是“视公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如草芥”。《京华时报》也在评论中探讨了陈局长“雷语”招人话柄的原因:这句话“对公众智商是一种侮辱,对公共情感是一种伤害”,自然会招致外界的一片骂声。此外,评论更明确此话不仅“是对相关权力品质和官员人格的一次测试”,更是对“食品安全多头管理、各自为政、权责不分、问责乏力的一次揭示”。而《新快报》则以此为契机,通过广东省全国人大代表吴青,建议“加快土壤污染调查,并尽快就土壤污染立法”,防止污染进一步扩大,从源头上根治“镉大米”。不知道陈局长“镉大米不是毒大米”的言论,会不会引起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进而成为整治土壤污染的起点?

  与此同时,落马的官员近日也是“雷话”频出。据《新京报》报道,广东省惠州市原公安局局长洪永林,在因受贿罪而被二审裁定死刑时,最念念不忘的却是名酒:“我什么东西都吃过了,可惜‘路易十三’这种酒还没有喝过,今后也喝不到了。”根据《法制晚报》透露,湖南省醴陵市原市委书记蒋永清腐败案再添新线索,这位博士书记的“雷人语录”也再度被网友掀出:“你们醴陵人喜欢告状,我是掌握国家机器的人,你们看着办”;“最近网上说我违规超标配车,你们科局长的车都超标,我市委书记就不能超标吗?”虽然,他们都不是因“雷语”而下台,但从他们的言语中,我们却能略略读出某些官员的浮夸享乐作风,并意识到廉政建设的迫切性。

  此外,抛出“雷语”的除了个人,还不乏地方政府的相关机构。在闹得沸沸扬扬的湖南省郴州市临武县瓜农邓正加被“城管打死”的事件中,中共临武县委、县政府主办的临武新闻网在当天下午以《临武发生一起群众意外死亡事件》为题通报,临武发生一起群众意外死亡事件,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工作人员在执法过程中与南强镇莲塘村民发生争执,该村民“突然倒地死亡”。何谓“突然倒地死亡”?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权威”的解释,但这句“雷语”却迅速走红网络,也让瓜农邓正加之死火速传遍各大舆论场。网友再度展开了一场“讨伐城管”的战争,各大媒体也齐聚当地对案情“刨根问底”,李承鹏、何兵等学者和意见领袖则纷纷撰文同情邓正加并谴责当地执法部门的冷漠和残酷。多个舆论场域传播效果的叠加,使事件快速升温,也迫使当地政府作出了让步和改变。虽然事后也曾闹出“打记者”、“抢尸体”等的插曲,虽然邓正加的真正死因还不得而知,但在事发的四天内临武政府即给了邓正加家人高达89.7万的赔偿、刑事拘留了涉事的城管队员、并对当地城管部门的主要领导进行了免职处分,效率不可谓不高。如果不是“突然倒地死亡”使事件快速发酵,吸引了海内外舆论的关注,当地政府的行动会如此及时、到位吗?“雷语”绝对可记一功。

  自主性坠亡、保护性拆除、休假式治疗、临时性强奸、轻度型追尾、试探性自杀、钓鱼式执法、确认性选举、临时性员工……知名“大V”@作业本曾总结出大量中国式“雷语”,到今天估计还要加上“中国政府很了不起,谷歌要反省”、“强奸陪酒女危害小”、“镉大米不是毒大米,吃一两年没问题”和“突然倒地死亡”。在“雷语”满天飞的时代,不仅为我们送上茶余饭后的谈资和啼笑皆非的段子,也带来了更深层次的思考: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大部分的“雷语”,不正是公众人物和有关部门未经过修饰的真实想法和感受?由此而发的言论,也像一个个炸弹,经过当事人的“引爆”,公众、媒体和意见领袖们的“接力”,让隐身于深水区的事件迅速浮上水面,不仅引来一场又一场的大讨论,助力公民社会的成长,甚至更可能成为有关部门和制度进行大改变的导火索。

kc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