赣南脐橙“染色门”与地方保护主义

  10月25日,据《北京晨报》报道,目前市场上在售的黄澄澄的赣南脐橙,都经过催熟染色。随后,辽宁、黑龙江、福建、上海等多地媒体相继爆出当地有“催熟染色”的脐橙在售。专家更声称食用这种被催熟、染色的脐橙有致癌的风险。

  1、《北京晨报》披露,赣南脐橙完全成熟预计在11月上旬,而一些商家为了提前占有市场,早在9月就偷偷收购青果,然后将其催熟、染色、打蜡,再推向市场获利。一位经销商称:“我们给外面供货的话,这个时间段,必须得经过催熟打蜡染色,要不在市场上根本没法卖,这应该就属于我们行业不成文的一个行规。”

  2、问题被曝光的4天后,赣州市果业局回应称:染色是个别不法商贩所为,公安机关已介入调查,赣州也正全面排查。翌日,果业局再度发声:“催熟染色”等情况系“少数外地经销商偷采青果,在外地脱绿、染色上市,也有其它产区的脐橙冒充赣南脐橙销售”,“全市已销毁早采脐橙青果2万斤左右”。同时,江西省赣州市旅游局副局长罗沪京也通过微博谴责少数造假者,并“恳请大家关心帮助赣南老区数百万果农三十年打造的品牌”,切勿轻信谣言。截止到发稿时,该条微博收获了超过2100条转发。@新浪江西 也同步发起了“拯救赣南脐橙”的话题,吸引了超过35万条微博进行讨论。其中,超过90%的网友投票表示支持,认为部分商家的不法行为不能代表所有的果农,明确要保住赣南脐橙这个“金字招牌”。可也有网友认为问题脐橙太伤人,不会再信任赣南脐橙。

  3、但显然赣州官方的这种“个别不法商贩”的说法无法使媒体和大众信服,如光明网就在30号发表时评称这些说辞“感情上可以理解,事实上或难接受”。评论更毫不客气地抨击了当地政府的行为,指这不仅体现了地方保护主义在作祟,也暴露了当地相关部门的监管不力。《济南日报》则拷问《赣南脐橙为什么那样“红”》,直言地方监管部门是在“装糊涂”:虽然地方监管部门“一直在查”,竟然抵不上外行的媒体“轻松一挖”。这究竟是急功近利的地方保护主义作祟,抑或是监管部门的职能效率如此之低?

  4.食品安全与地方保护主义的“较劲”由来已久。据《法制日报》报道,早在2009年,河南省畜牧、商务、工商、食品药品监管多个部门联合下发文件,要求强化“瘦肉精”监管。但当该报记者采访并揭发一起“瘦肉精”事件后,当地政府所采取的“紧急措施”竟然是一边封锁消息一边将这批“瘦肉精”猪肉就地掩埋。而对于这批“瘦肉精”猪肉责任的追查和事后的处理则再无下文。食品安全专家王晓静也在2011年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承认:“食品安全监管最大的漏洞之一是地方保护主义”。一些食品生产企业是当地的纳税大户,当这些企业出了问题时,即使监管部门有心去管,但很有可能问题企业会直接找到更高一级的领导,致使监管部门无法真正的监管到位。更有甚者,出于地方保护主义,“监管部门直接将企业保护起来,不承担监管职责”。

  5、如何治理地方保护主义?媒体人冯文亮在评论《剔除保护色才能查清赣南脐橙真本色》中指出,当地政府“不妨彻底剔除地方保护色”,以发展的眼光,抱着对果农负责,对消费者负责的精神,实事求是地调查,严惩相关的涉事部门。《法制日报》也建议,中国可借鉴法国、美国等国的经验,引入权威的第三方监管机构,“从农田到餐桌”全面监控,同时制定相关的法律,严惩责任方,构建全方位的公共食品安全监控体系。

  6、解决办法是提了不少,但食品安全与地方保护主义的博弈还在继续,问题食品依然层出不穷,花样不断。KCIS整理了从年初到现在发生过的食品安全事件:

2013年中国内地“问题食品”不完全统计

图1:2013年中国内地“问题食品”不完全统计
(来源:《南方都市报》、新华网、《北京晨报》等)

  截止到10月,上榜的“问题食品”包括奶制品、瓜子、鱼翅、鱼干、大米和冰块等,“毒物”则分别为铬、二氰二胺、超标的细菌、硫磺等。而导致赣南脐橙登榜的罪魁祸首是苏丹红,那个伴随着问题辣椒酱而响彻神州的名字。

  7、与内地食品安全问题频发类似,台湾地区近期也笼罩在“黑心食品”的乌云之下。毒淀粉、毒奶粉及美国牛肉风波,台湾经历着一波又一波问题食品的冲击。10月,台湾大统被爆出九成油品是造假的“黑心油”,其用廉价葵花籽油、粗制棉籽油加铜叶绿素调制,冠以100%初榨橄榄油、纯花生油等名目,长期食用会对人体造成严重损害。事件迅速在台湾发酵成震动社会的食品安全危机,当局在巨大的民众压力之下,于事件爆发九天后宣布案情进入侦结起诉阶段,再创台湾最短时间侦结民生犯罪的纪录。但也并不能平息宝岛民众的愤怒,民意依然要求问责相关责任人,并且指责公务责任部门渎职、怠职。中国台湾网报道,面对密集的食品安全事故和汹涌的民情,“行政院长”江宜桦选择站出来道歉,并承诺将建立相关制度,“根绝不良食品”。反观本次“赣南脐橙”染色事件,截止到发稿时为止,还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正式道歉或承担责任。

kc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