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理雾霾不能只靠冷空气

  雾霾成了最近中国天气的关键词。据《南方日报》报道,从华北到东南沿海,近期已陆续有25个省份100多座大中城市不同程度出现雾霾天气,“覆盖了近一半的国土”。多地所监测到的PM2.5数值频频超标。上海更在12月5日因为PM2.5数值的“爆表”而启动了“空气质量重度污染预警”,被迫停驶了30%的党政机关和事业单位公务用车。面对“雾锁中国”的困境,各地政府都采取了什么办法?

  制度建设:雾霾防治立法已迫在眉睫

  面对来势汹汹的雾霾,不少省市已经在针对空气质量和空气污染制定相关的法律法规。

  据《第一财经日报》统计,浙江、福建、陕西、河北等地的相关部门都在酝酿相关的措施。2013年6月,《浙江省环境空气质量管理考核办法》(试行)正式发布,其中有依据PM2.5指标高低来对城市进行奖励或罚款的规定,但要从明年起才在部分地区施行。而相关城市的环境空气质量管理将每年考核一次,结果将与重大项目的申报和建设挂钩。福建省正在起草《福建省环境空气质量管理考核办法(试行)》,相关人士称,考核结果除了作为区政府实绩分析评价的依据外,还与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相挂钩。陕西省环保厅则透露,《陕西省大气污染防治条例》11月底通过,预计于2014年1月1日起执行,该条例的亮点就在于对企业污染排放的处罚措施将会更为严格,处罚力度更大以改变违法成本低的局面。而据《南京日报》的消息,江苏省大气污染防治条例已列入江苏省人大常委会明年的立法计划,这也是江苏省首次为大气污染防治立法。条例将“针对工业、机动车、扬尘三大主要污染源”的排放明确法律约束和惩处措施,此外,秸秆禁烧、餐饮油烟治理也将有专门的法律条款。

  多地政府都在密锣紧鼓地制定或试行相关的法规来防治雾霾,但也有媒体提出,这样的地方性立法还远远不足够。《宁波日报》在社论中明确提出应该尽快“聚集多方力量推动《大气污染防治法》的修订”,通过立法途径明确政府的管理职责,调整经济发展中的能源结构和产业政策,明晰政府、企业和公众等应该承担的责任,“从源头上消除雾霾天气的产生”。《烟台晚报》则直言“将PM2.5排放总量纳入《大气污染防治法》的修改中”,明确规定PM2.5的最高排放标准,对超过这个标准的排放者进行严格处罚。同时,更要考虑对“大气污染严重者入刑”,坚持严格责任原则和过错推定原则,增加对大气污染排放者(主要是工厂企业)的刑事立法。《法制日报》更借鉴了“雾都”伦敦的治理经验,回顾了英国通过全国立法来控制空气污染的进程:1968年修正《清洁空气法》,以巩固空气质量的改善;1974年出台《空气污染控制法》规定了工业燃料里的含硫上限;1995年通过《环境法》,制定一个治理污染的全国战略;2001年出台《空气质量战略草案》,该法案致力于进一步提高伦敦的空气质量,消除大气污染对公众健康和日常生活的影响。

  完善地方和全国性的法律法规,从制度上治理雾霾天气,在不久的将来,法律或许能够还我们一片蔚蓝的天空。

  经济手段:辽宁开出首张雾霾罚单

  单靠法律和制度的建设还难以在短期内根治雾霾,为此,辽宁进行了更直接的尝试。

  据《新京报》等媒体的报道,辽宁省环保厅通报,根据《辽宁省环境空气质量考核暂行办法》,去年5月以来到今年10月末,辽宁省对空气质量超标的8个城市进行了处罚,罚缴总计5420万元,“由省财政厅直接从下级城市财政资金中扣缴”。

  在不到一年半的时间内,辽宁省对省内的8个城市累计罚款达5420万元,约等于广州恒大足球队两位MVP级别的外援球星孔卡和穆里奇一年薪水的总和(700万美元+200万美元)。其中,沈阳以3460万元“高居榜首”,占比高达63.84%,也是唯一一个被罚超过1000万元的城市。其他上榜的城市为:大连160万元,鞍山780万元,抚顺160万元,本溪20万元,营口40万元,辽阳500万元,葫芦岛300万元。辽宁省环保厅更表示,“罚缴资金将全部用于蓝天工程治理环境空气质量”。

  首张“雾霾罚单”的公开,引来了各方关注。环保部环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夏光看到了此举的积极意义:“这也是一种经济手段,推动环境治理,比行政命令好一点。”但也有媒体指出,罚单背后存在不少问题:新华网质问《“雾霾罚单”,究竟想让谁心疼?》,评论肯定了该罚单彰显出“有关部门对雾霾的重视”,但更提出应该“找对罚款对象”,因为只有让“那些污染企业为自己的行为掏钱买单、让没有切实履行监管责任的相关部门为失职付出代价”,才能真正起到警醒作用,并有助于环境改善。《新京报》则提醒《雾霾罚单别只让公共财政“背黑锅”》,坦言在溯责时,“履责不力的官员,显然应担主责”;而污染企业,也难辞其咎,应该依法对其罚款。评论更提议“建立强效问责机制”,将环境考核与官员、国企高管的升迁挂钩,治理才能免于口号。《扬子晚报》的建议更为直接:辽宁5420万元的罚款罚的是城市,那么自然会由地方政府财政来承担,实则仍然不过是“左口袋罚右口袋”的把戏,如果“雾霾罚单”直接挂钩官员的工资和奖金,“或是直接事关官员头顶的乌纱帽”,显然要比高额罚单要立竿见影得多,“雾霾罚单”也才算真正罚到了位。

  此外,据KCIS观察,这张罚单的确吸引眼球,但能否真正发挥作用,却还是未知数:首先,处罚的执行力度如何,上榜的城市意见大吗,会不会出现抵触情绪?其次,PM2.5将在明年加入考核指标当中,不达标被罚的城市会出现井喷吗?接着,虽然辽宁省环保厅承诺“罚缴资金将全部用于蓝天工程治理环境空气质量”,但账本一天不公开,相关明细一天不清楚,还是难免产生疑问,究竟相关款项是不是用到了实处,有没有被挪用;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点,遭罚款后,相关城市的空气质量是否会得到切实改善,达到环保部门的初衷?还是出现钱照给,但空气质量依然如故的困局呢?

  听天由命:冷空气吹散雾霾

  可以肯定的是,辽宁“雾霾罚单”的收效不会立竿见影。那么,其他正受雾霾侵袭的省市又要如何来应对呢?

  中新网透露,12月5日、6日上海全市的空气质量指数为437,属严重污染,PM2.5监测数值“爆表”。为此,上海启动“空气质量重度污染预警”,实施电力绿色调度、重点工业企业限产限污或停产、渣土车与黄标车禁行、停驶30%党政机关和事业单位公务用车、禁止秸秆露天焚烧、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等应急减排措施,并建议老人、心血管疾病患者和中小学幼儿园暂停室外活动。可这些被动的紧急措施却收效甚微。直到12月10日,上海的天空才最终“变蓝”,“功臣”却是南下的冷空气。《新民晚报》直言,正是在冷空气的作用下,持续陷入空气污染的申城才最终得以拨“霾”见日。

  珠三角也在祈求“让冷空气来得更猛烈一些”。《新快报》透露,广东省环保厅通报,12月10日,珠三角62个空气质量监测点中仅有2个站点为良,其余(有两个站点无数据)均呈现空气污染物超标,佛山、江门、肇庆等地继续全城或大部分空气监测站点显示重污染状况。而广州在摘掉灰霾预警信号17个小时后,也于10日上午再度悬挂灰霾黄色预警信号,广州市气象台直言:虽然不断有弱冷空气补充影响广州,但强度不大,无法赶跑“顽固”的雾霾天。广州市气象台首席预报员李怀宇则在接受采访时预测,直到13号冷空气加强,带来降水后,羊城的雾霾天气才有望缓解。情况相似的还有深圳,连续十天出现雾霾天气,PM2.5浓度高居不下,同样只能寄望周末的冷空气和雨水来“除霾”。

  冷空气的确能有效舒缓雾霾,但这位“功臣”却在时间、空间和强度上面临诸多掣肘,更难以在源头上根治这一顽疾。为此,《广州日报》在社论中提出了地方和全国通力合作、双管齐下的治理策略:既要有属地概念,各尽其责,按照分解任务,完成减排,还要有全国一盘棋的思想,在全国范围内建立长期的区域合作机制,这样才有可能在与雾霾的“战斗”中胜出。

kc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