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向左走,向右走?

  2014年,在“橙色革命”爆发的十年之后,乌克兰再度陷入了乱局。据乌克兰卫生部称,从2月18日开始的乌克兰首都基辅发生暴力冲突造成了82人死亡,678人受伤。由此更倒逼乌克兰政坛的大变天:最高拉达(议会)被反对派控制,原总统、亲俄罗斯的亚努科维奇被解除职务且行踪不明,而被囚禁两年的前美女总理季莫申科随之获赦免并迅速宣布将参选总统。下一步将走向何方?乌克兰再度站到了命运的拐点。

乌克兰版图

图1:乌克兰版图(来源:新华社)

  诚然,乌克兰这场持续了三个多月的危机,被外界普遍认为是“脱欧入俄”或“脱俄入欧”的外交选择题困扰的结果,但内在原因却并非如此简单。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玛莎·布里尔·奥尔科特在题为《乌克兰:后苏联国家的惨死》的署名文章中直言:对任何一个近距离见证了苏联垮台的人来说,基辅独立广场所传递的讯息非常清晰:人们想要一个有着共同价值观、共同目标的“后苏联空间”,俄罗斯的领导现在已经过时,弗拉基米尔·普京的“可控民主”在21世纪的欧洲行不通。而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2月23日在阿联酋发表演讲时,专门谈到了乌克兰当下的局势:“归根结底,这是乌克兰政府施行民主失败、对话失败和反腐失败的结果”,并承认“乌克兰乱局的根源是没有能够贯彻我当时的民主改革”,间接将矛头指向了前苏联的统治模式。乌克兰人民似乎也以行动回应着这位前领导人的言论,据英国媒体统计,在乌克兰估计已有100个列宁雕塑被推倒。腾讯《看客》栏目更以《告别列宁的日子》为题,通过图片故事的形式回顾了乌克兰的革新之路。

  除了苏联因素,也有观点认为宪政走了弯路才是导致乌克兰局势动荡的主因。资深媒体人闾丘露薇表示,“乌克兰乱局恰恰证明民主得还不够”:“橙色革命”后,乌克兰宪政的发展、宪法对权力的限制做得不足够。乌克兰的执政者就有了滥用权力的可能,当政者与既得利益者、商界人士有紧密的联系。这些状况是民主制度的制度设计要避免的,而在“橙色革命”后仍存在。知名评论人徐立凡则在《京华时报》的评论中指出:按照2004年宪法,乌克兰国家政体“应由总统-议会制过渡为议会-总统制”。总统权力有所削弱,议会权力得到扩大。但在2010年亚努科维奇当选总统,“橙色革命”彻底落幕后,2004年宪法却又被判无效,乌克兰重新回到了总统制政体。

  正因为总统的权力过于集中,所以腐败问题也在亚努科维奇下台后迅速浮上水面。据法新社报道,亚努科维奇“出走”后,其豪华私人庄园被反对派占领,一系列记载着这位乌克兰前总统各项花费的单据和账本也陆续曝光:要价上千万欧元的灯座、餐厅与茶室装饰费230万美元(约人民币1402万元)、“贿赂金”4000美元(约人民币24375元)。而该庄园的造价和装修费用也让人惊讶:庄园内某一栋建筑物造价就高达70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3亿元),一座金色的枝形吊灯要价3000万欧元(约人民币2.3亿元),替鱼治病的医药费将近1000美元(约人民币6万元)。此外,庄园内一栋房屋里的家具费超过120万美元(约人民币731万元),动物园里标示动物名称的看板要价1万美元(约人民币6万元),“骑士厅”房间的窗帘花了11万美元(约人民币67万元),盆栽花了110万欧元(约人民币920万元)。而根据乌克兰宪法的规定,总统的年薪只有10万美元左右,显然单靠担任公职的合法收入,亚努科维奇难以支撑如此奢华的生活开销。

  随着亚努科维奇的下台并遭通缉,反对派迅速掌控了议会权力,亲西方的领导人图尔奇诺夫出任议长兼代总统一职,其盟友季莫申科也在出狱后表态将参选总统。这一系列的信号不难看出,“向左走”靠拢西方的势力暂时占据了上风。这是否意味着乌克兰将彻底“脱俄入欧”?路透社认为,季莫申科重获自由的确“意味着反对派获得一位明确的领袖”,但是,乌克兰民众对她的态度存在分歧:季莫申科在基辅发表公开讲话时,一些示威者鼓掌并高唱她的名字,但没有得到全场的响应。人群中传出口哨声,更多人只是静静地听着。

  广场革命的胜利者们还将面临更严峻的考验:乌克兰的分裂危机。《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费希尔分析:从人口和地理因素分析,大约三分之一的乌克兰人口讲俄语,大多生活在靠近俄罗斯的东部地区,主张与俄罗斯保持密切关系;大约三分之二人口讲乌克兰语,主要生活在中西部地区,倾向于更亲近欧盟。究竟是向左走还是向右走?这矛盾没有化解,乌克兰局势升级的土壤就始终存在。而这场风波也加速了一些地区的独立倾向。据《华尔街日报》报道,2月19日深夜,乌克兰西部利沃夫地区宣布独立于中央政府。利沃夫地区反对者将乌克兰中央政府任命的州长驱逐出去,表示不再听从总统亚努科维奇的指令,“建立了新的自治政府”,并宣布听命于反对派。而在亚努科维奇下台后,“亲俄”区域又酝酿独立:据法新社报道,乌克兰南部的克里米亚的刻赤、塞瓦斯托波尔等城市掀起了大规模示威集会。示威者高举俄罗斯国旗,“要求克里米亚脱离乌克兰”。示威者更打出“普京是我们的总统”、“回归俄罗斯”等标语,呼吁俄罗斯对克里米亚进行军事干预。

乌克兰克里米亚地区位置图

图2:乌克兰克里米亚地区位置图(来源:观察者)

  乌克兰能否顺利化解这次危机?新华社并不抱乐观的态度。新华社驻莫斯科记者汪嘉波分析认为,即使5月份能够如期顺利举行总统选举,“乌克兰也未必能够真正化解日趋复杂严重的国内政治危机”。就目前情况而言,无论哪种政治力量都没有能力解决乌克兰面临的各种现实问题。乌克兰经济正在陷入困境,没有外来的、强有力的经济援助,“乌克兰很可能面临经济衰退、甚至国家破产的悲惨命运”。

  乌克兰选择向左走,还是向右走?究竟是以一个统一独立的国家走下去,还是以一个分崩离析的状态走出去?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给一个确切的答案。

kc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