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眼镜不是城管执法的护身符

  近日,城管再度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先是4月19日,发生在温州苍南县灵溪镇的一起城管与民众的冲突事件引发轩然大波,城管执法时将一名围观拍照的民众打倒,经过网络发酵后激起了更大的民愤,酿成更激烈的冲突,导致5名城管工作人员被打伤,其中两人休克、伤情一度危重。再到20日,安徽省检验检疫局公务员高先生带亲人到合肥市天鹅湖边散步时,突遭数十名穿城管制服的队员殴打。8人中,除2名婴儿外,6人不同程度受伤。事后合肥市政务文化新区建设指挥部回应:“打错人了,误将他们当成了传销者。”最后则是一宗“趣事”:江苏常州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支队天宁大队队员蒋佚凡在其微博上晒出了身穿城管制服佩戴谷歌眼镜的照片,引起了两大舆论场的高度关注。后经证实,谷歌眼镜是蒋佚凡自费购买的,将在执法时佩戴,用于拍摄和取证。

  短短两天,与城管相关的两起暴力冲突事件和一起“趣闻”密集发生,着实耐人寻味。发生在三地、表面看似孤立的三件事,却折射出共同的本质:城管已经主动或被动地被打上“暴力”的烙印。温州苍南城管引发了暴力冲突,合肥城管暴力执法致人受伤,蒋佚凡自费购买谷歌眼镜也是为了避免在工作中出现暴力事件。正如《北京青年报》所言,城管这个职业已经被贴上了足够多的负面标签,“乃至整个社会对其都形成了刻板成见的意见”。

  腾讯大成网和腾讯新闻曾在2013年针对城管这个群体做了一次网络调查,结果显示,城管“暴力”、“粗暴”、“蛮横”等负面形象已经深入人心。针对“你遇到过执法粗暴的城管么?”这个问题,接近87%的网友选择了“遇到过”,而选择“没有”的仅为13%。在“你如何看待中国城管?”的问题中,近60%的网友认为城管是“一群暴力狂,没人性的家伙”,只有25%的网友是持体谅的态度,表示城管只是“执行工具,体制的牺牲品”。网民对城管的普遍印象又有哪些关键词?“临时工”、“素质太差”、“暴力执法”等负面情感词语占据了大多数:

网友在调查中对城管的普遍印象

图1:网友在调查中对城管的普遍印象

  城管是不是已经沦为了只会粗暴执法、十恶不赦的暴力狂徒?KCIS统计了2013年经媒体公开报道的54起城管与小贩的冲突案例,发现有8起事件是双方都有伤亡,而城管被小贩或商户打伤的更多达12起,也就是说,在一共20起事件中城管是有伤亡情况出现,占比高达37.03%。更重要的是,在这54起报道中,城管主动施以暴力的事件不足20起,诸如“广州城管被小贩连砍七刀或致毁容”、“南昌小贩砍伤五名城管”、“广东顺德城管遭女贩打3分钟不还手”等小贩施暴、城管受害的事件占比反而更大。换而言之,城管是打手、城管成了暴力执法的代名词这样的说法未免以偏概全。

  此外,城管也在积极求变。从武汉城管尝试手持鲜花执法、围观式执法等新做法,到四川女神城管“微笑执法”,再到广州规定城管在执法前要先对小贩敬礼并说“您好”,多地都希望通过“柔情执法”来打破城管妖魔化的固有形象,但收效甚微,口角和冲突依然难以避免。而这次曝光的常州城管执法队员自费购买谷歌眼镜的个案又能否改变城管与小贩频繁“兵戎相见”的对立局面?不少媒体都不抱乐观的态度。《北京青年报》质疑《谷歌眼镜能拍下多少“在场的权利”》,文章虽然肯定了谷歌眼镜在技术上的先进性和操作上的方便性,但却承认谷歌眼镜“其实远不是城管冲突的决定性因素”。因为当下城管的矛盾心理依然突出:一边厢在强调自身佩谷歌眼镜的益处,一边厢“不能容忍民众对执法过程录像的现象仍旧在发生”。《潇湘晨报》更毫不客气地指出城管执法队员企图借助谷歌眼镜来解围是一个“荒诞的悖论”:如果城管一方面强调自己用谷歌眼镜取证的权力,一方面对民众以手机来监督执法过程的权利却置若罔闻,乃至不惜拳脚相加,那么“谷歌眼镜的真正效用难免让人怀疑”。对于城管执法而言,这样做“非但毫无价值,反而只会让事情越闹越糟糕”。《郑州晚报》则对比了苍南城管的冲突事件,强调城管小贩“猫鼠”争斗不会因谷歌眼镜的出现就能平息,因为谷歌眼镜等科技取证,也都只是皮毛之“术”,冲突与否,“还在于城管与小贩和谐共存的本质之‘道’”,如果能以人性为本,互容互谅,互敬互助,那么,“不管是城管的谷歌眼镜,指哪打哪网络同步的取证神器,还是路人立此存照的监督拍摄”,都不会是一起殴打与被殴的导火索。

  另一方面,民间舆论场对谷歌眼镜能否减轻城管与小贩等群体的摩擦又持什么样的态度?KCIS对4月20日——22日11:00在新浪微博上参与谈论该事件的网友的情绪态度进行了分析:

网友关于城管自费购买谷歌眼镜的具体情绪态度

图2:网友关于城管自费购买谷歌眼镜的具体情绪态度

  从图2可以看出,虽然蒋佚凡的工作单位@常州市天宁区城管执法大队转发了他的微博,并留言“浙江苍南城管如果象我们城管队员蒋佚凡一样也配带个谷歌眼镜进行巡逻执法,必定对城管队员规范执法有促进作用,也能防止一些市民的不实指控”,但像该官微一样乐观,认为只要城管执法队员佩戴谷歌眼镜就能有效降低暴力冲突发生概率的网友却只有5.73%。相对的,持悲观态度的网友却高达44.62%,表示城管执法队员借助谷歌眼镜只是一场高科技秀,不仅浪费钱财,更无助于减缓剑拔弩张的局面。超过31%的网友对谷歌眼镜的实际效用持怀疑的态度,但也希望能以此为契机,促成城管部门真正落实文明执法,小贩遵守秩序,避免“战争”的蔓延。也有18.49%的网民对类似的尝试已经见怪不怪,谷歌眼镜只是“微笑执法”的翻版,压根无助于消除双方的内在矛盾和暴力因子。

  由此可见,两大舆论场都普遍认为,谷歌眼镜并非城管执法的护身符,也不是根除城管小贩暴力冲突的神器。正如知名时评人五岳散人在《南方都市报》街谈栏目中所言,“有理性的人都不会认为城管都是坏人、城管是个完全不需要的部门”,而是希望在社会的管理层面上“首先要名正言顺,其次要公开透明、显示真相”。后者可以用技术手段来实现,“比如说各种廉价摄像头或者高端的谷歌眼镜”,前者则需要从整个城管架构入手。修订制度、厘清权责、约束执法、规范临时工的管理,或许比谷歌眼镜更为有效。

kc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