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广州垃圾难题不妨从放手开始

  “垃圾”问题再成广州议论的焦点。

  垃圾费与水费捆绑征收的争议

  据《南方日报》等媒体的报道,广州市城管委分类处处长尹自永在杭州、上海考察时透露,广州垃圾费或与水费捆绑征收,相关方案计划在6、7月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并在今年底正式出台。

  报道一出,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广州本地媒体和学者纷纷撰文,从多个角度阐述了垃圾费与水费捆绑征收的利弊,并不约而同表示“弊大于利”,而且“征收条件未成熟”,方案“请容押后”。

  广东省政府参事王则楚在《南方日报》发表社论《垃圾费随水费征收条件未成熟》,肯定了捆绑征收方案“不仅可以提高收缴率,还可以由银行代扣”,方便了政府、企业和家庭的缴交。但除此之外,“对于促进垃圾分类、减排、循环使用却一点好处都没有”。最后,他更提醒城管委好好考虑一下,不妨结合多方的意见和实际的情况研究出切实可行的垃圾计量收费方案,尽管“收费的手续繁琐,操作性也较差”,但却能真正促进垃圾分类回收利用。

  持相同观点的还有知名民间环保人士樱桃白。她在《新快报》撰文,一针见血地指出《垃圾费捆绑水费征收无助于推进垃圾分类》。樱桃白以台湾的经验作为引子,坦言台北市由垃圾费随水征收变成垃圾费随袋征收后,“取得卓有成效的垃圾减量效果”,并进一步说明垃圾收费只是作为经济手段而存在,“分类和减量才是最终的目的”。而广州当前的垃圾分类试点也在实行垃圾费随袋或按桶征收的政策,可惜的是,“经久不衰”的话题依然是垃圾收费,而作为核心的垃圾减量反而被放到次要位置。此外,她更担心垃圾费随水费征收会带来重复收费、乱收费、懒政等问题。

  知名媒体人陈扬也认为该方案并不适合在当前施行,敦促相关部门《垃圾费捆绑征收请容押后》。他首先质疑为什么垃圾费要与水费捆绑征收,而不是电费或者其他费呢?“是不是水厂乖一点,不会截留垃圾费?”同时,他更假设把水费和垃圾处理费捆绑在一起,“而供水公司和城管委环卫局又不是一家人”,这种法理上的乱伦让人“捉急”,换而言之,垃圾费与水费捆绑收缴是否有合法、正当的法律依据?最后,陈扬也担忧如果方案一旦落实,“各种各样的收费都可以跟水费捆绑在一起了”,“不交就停水”。如果这样实施的话,效果“很不好”,容易引起民众的反感,“一单还一单”才应该是正确的管理思路。

  普通市民又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珠江经济广播电台的新闻节目《珠江第一线饮早茶》在其新浪官微开设了一个投票:“垃圾费或与水费捆绑征收,你赞成吗?”截至发稿时,选择“赞成,反正都要交的”和选择“反对,不应捆绑”两个选项的网友数量几乎一致。与此同时,也有不少网民感到“无奈”,认为此举是盲婚哑嫁、乱弹琴,更是“政府绑架公民的权益”,但也只能被迫接受。

  面对铺天盖地的争议,城管委也迅速作出了回应。据《南方日报》的报道,尹自永在接受采访时进行了解释:垃圾费随水费征收只是收费方式,“并非简单与用水量挂钩”,而具体的收费方式和收费标准将向社会征求意见后再做决定。“这是政府今年的重大决策事项,必须走重大决策程序,听取民意才会做决策”。同时,他更进一步介绍了这个方案的原则和大方向:广州希望“把随水费征收的方式与垃圾计量收费相结合”,这样既降低了行政成本,又能切实施行垃圾分类和垃圾减量。

  据KCIS观察,垃圾费挂钩水费征收并非广州首创,长沙、深圳、乌鲁木齐等地早已实施,它们的收费方式只有两种,第一,定额收取,即每家每月无论产生多少垃圾,都随水费同时收取一个固定的费用;第二,根据用水量来折算,即用多少水,就按一定的比例推算出垃圾费,再随水费同时收缴。可从尹处长的解释来看,广州显然不会简单照搬这两种“老办法”来征收,但所面临的问题依然不少。正如《广州日报》所言,城中村用水“一户一表”仍未完全覆盖、如何从垃圾费的收取中体现“多污染、多付费;少污染、少付费”原则等都是城管委等部门必须考虑的难题。为此,建议不妨先从“小范围试点开始”,辅以各种优惠政策,进行效果的对比。摸着石头过河,“多些耐心”,从促进垃圾分类回收处理的全盘上去逐渐摸索出一套合适的方案。

  广州垃圾分类的“六大难题”

  无独有偶,尹自永处长在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时大吐苦水,总结制约广州垃圾分类前进的“六大难题”:机制不顺、投入不足、运营不畅、法规不全、动力不足、宣传软化。同时,他更希望通过经济杠杆等市场化的手段来搭建平台,“让企业和社会力量参与到垃圾分类的前端来”。

  这是继2月广州市长陈建华明确提出期望社会资本进入垃圾分类收运市场后,再有一位官员公开希望借力企业和社会力量来解决广州的“垃圾问题”。广州的各路媒体也为政府的“放手”叫好,并争相出谋划策。

  《新快报》发表社论《垃圾处理吸引社会力量唯靠破除特许经营》,肯定了政府的态度,同时更奉劝相关职能部门需早日打破“特许经营”的藩篱,多尊重市场的选择。“不仅是垃圾分类前端放开市场化运作,在焚烧处理利用环节也完全有理由打破目前‘特许’给广日集团独家垄断的局面”。同时政府也要避免大包大揽,“让企业充当垃圾处理链条上的核心力量”,构建垃圾分类、回收、利用的市场化运作体系。

  《南方都市报》也在社论中直言《垃圾分类无法全凭行政之手做成》,文章指出尹自永如实承认垃圾分类的“六大难题”显然“务实得多”。因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单靠行政力量来推动垃圾分类,不仅需要大量的投资,且很可能陷入政府模式的低效病,“甚至衍生腐败”,可谓吃力不讨好。所以,让企业、民间组织和公民等主体重新激活参与的热情和重新定位各自的角色,将是“至关重要”。

  中山大学老师柳絮则在《南方都市报》的专栏中提醒《垃圾分类引入社会力量,要舍得“割肉”》:城管部门应着手尽快打破垃圾处理中不合理的专营或特许经营制度,“平等对待市场中的竞争主体”,否则,只打算向社会资本开放垃圾分类中麻烦不断的前端,却不开放有利可图的末端,“这看上去既小气又可笑”。

  垃圾费或随水费征收,具体方案的时间表、收缴方式和收费标准还没出台,即遭遇各路媒体的口诛笔伐。为什么媒体和专家就不能选择暂时“放手”,在试点数据和最终方案出台前,先允许政府部门进行尝试和探索,再来评估和监督?另一方面,城管委官员敢于直面垃圾分类的“六大难题”,并重申“放手”让社会力量逐步参与到分类的前端之中。由此可见,破解广州的“垃圾难题”,各方不妨从“放手”开始:媒体和公众应学会“放手”,多提建议少责难,给城管委们营造一个相对宽松的舆论环境;政府部门也要“放手”,逐步让市场、公民和社会组织在垃圾分类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发挥更积极的作用。

kc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