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全方位阐述依法治国

  2014年10月20日至23日,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在京召开,会议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10月28日18:53,新华网授权发布了《决定》,当晚的《新闻联播》节目对《决定》及《〈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说明》进行了播报。

  1、根据本次《决定》的说明,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文件起草小组由习近平任组长,张德江、王岐山任副组长,小组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领导下进行文件起草工作。1月27日,党中央发出《关于对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研究全面推进依法治国问题征求意见的通知》。2月12日,文件起草组召开第一次全体会议,文件起草工作正式启动。2月18日至25日,文件起草组组成8个调研组分赴14个省区市进行调研。

  10月27日,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上,习近平强调,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了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决定,与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全面深化改革的决定形成了姊妹篇——全面深化改革需要法治保障,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也需要深化改革。对“姊妹篇”的说法,国家行政学院教授许耀桐更是呼吁,应发挥立法的先行作用,靠立法去引导改革,把改革纳入到法治化的轨道中。

  2、“法律”、“法治”出现频率最高。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词频分析

  KCIS对《决定》全文进行了词频分析,其中“法律”出现140次,“法治”出现111次,“依法”出现110次,是《决定》中的高频热词。《决定》指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总目标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其中,“依法治国”被提及36次。“党”一词共出现64次,《决定》称要加强和改进党对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领导。对此,《决定》还特别指出要加大海外追赃追逃、遣返引渡力度。此外,“宪法”在《决定》中共被提及38次,也引起舆论关注,具体包括完善以宪法为核心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加强宪法实施,设立国家宪法日,建立宪法宣誓制度,编纂民法典。

  引起舆论关注的还有“司法公正”,被提及6次,“依法行政”被提及4次,“反腐败”则被提及3次。而在《决定》的说明中,习近平还引用了英国哲学家培根的名言:“一次不公正的审判,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因为犯罪虽是无视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流,而不公正的审判则毁坏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源。”

  3、《决定》给出依法治国顶层设计。这份超过1万6千字的《决定》,从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加强宪法实施、深入推进依法行政、提高司法公信力、增强全民法治观念、加强法治队伍建设、加强和改进党对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领导七个方面,对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进行了阐述。这也是改革开放以来,首次以依法治国为主题的中央全会《决定》。

  KCIS统计到,本次会议审议通过的《决定》,在字数上,是改革开放后历届四中全会所审议通过的《决定》中最多的。内容上,从十一届四中全会开始,党中央从关注农业问题、经济发展问题,党政问题,到本次会议关注的依法治国问题,舆论普遍认为,这份多次提及法治、宪法的《决定》,将为中国未来的发展打下坚实的法制基础。《中国日报》则从经济发展的角度,阐述依法治国将激发中国经济潜力:“扩大法治将创造更加透明公正的环境,同时为政府和市场划定界限,这将有助于国家提高效率。”

  4、《人民日报》发表社论《以法治守护公平正义的核心价值》。社论高度评价了十八届四中全会在依法治国方面取得的进展,称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着眼于依法治国与公平正义的有机统一,从立法、执法、司法、守法等各个方面,对以法治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作出了全方位部署。社论提到了法律实施和司法公正的重要性,“法律的生命力在于实施。以法治维护公平正义,公正司法是保障。”最后,人民权益要靠法律保障,法律权威要靠人民维护。对此,社论尤其提到,“各级领导干部首先要对法律怀有敬畏之心,不能以言代法、以权压法、徇私枉法,而应带头依法办事、带头遵守法律,担当起法治建设的责任。”

  5、各大媒体与专业人士对《决定》的发布均十分关注。@新华视点 发微博总结50条《决定》涉及的要点,被包括凤凰网在内的多家媒体转发。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于安称,“《决定》的新意、亮点很多”,为此感到振奋。@杨瑞川律师感慨,“决定进步性很大,让学法的人感觉到法律得到了重视”。中共中央党校教授严书翰也对《决定》给予肯定,认为这是“全面推进我国依法治国的总纲,是十八届四中全会最大的亮点”。

  6、“习近平重要讲话精神”。@人民日报以图表形式从指导思想、总目标、5个原则、5大体系、6大任务这五个方面对《决定》进行解读。在指导思想部分,除耳熟能详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的指导思想外,首次增加了“习近平重要讲话精神”作为指导思想

  7、强化宪法意识。《决定》中,“宪法”一词出现38次,重申了宪法的重要性。《决定》指出,将每年的12月4日定为国家宪法日。对此,《人民日报》评论道,这项决定有助于“强化宪法意识”,是“建设法治国家势在必行的重要举措”。《南方日报》也认为该举措突出了“宪法在普法中的核心地位,能提高全社会的宪法意识”。同时,《决定》还提及宪法宣誓制度。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秦前红表示,“虽然是个仪式,但起到很好的引导遵守宪法和维护宪法的作用”,并能约束官员良心。国际上,已有不少国家有此惯例。如俄罗斯总统就职时,需手按特制《宪法》宣誓。秦前红认为,对宪法宣誓是国际上比较通行的制度,与国际接轨。

  8、党的领导和从严治党。《决定》文件中,“党”出现了64次,且“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被置于“5大原则”之首。中央党校教授严书翰也认为,“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关键在党”。同时,《决定》指出,“党的纪律是党内规矩”,“党规党纪要严于国家法律”。此外,《决定》还论述了关于党的领导方式、党的政治领导作用与制度化法治化之间的关系。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于安认为,“《决定》提出要建全党内的法治体系,这在党的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因为它会“带来党的领导工作的制度化改革,一事一议的决策方式”。

  9、维护公众利益。《决定》指出,构建对维护群众利益具有重大作用的制度体系,建立健全社会矛盾预警机制、利益表达机制、协商沟通机制、救济救助机制,畅通群众利益协调、权益保障法律渠道。把信访纳入法治化轨道,保障合理合法诉求依照法律规定和程序就能得到合理合法的结果。对此,参与了《决定》起草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法学研究所所长李林为依法治国点赞,称“真正的法治和依法治国是我们的‘保护神’,是我们的福祉。我们面临很多矛盾和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法治是根本,法治是最大公约数。”

  10、反腐败国家立法。《决定》指出,完善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形成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有效机制。据《法制晚报》统计,十八大以来,中纪委共查出违纪违法的省部级官员达56人,其中副国级以上3人,中央委员、中央候补委员8人,中纪委委员1人。随着反腐运动的声势浩荡,呼吁建立反腐体系的声音也越来越突出。2013年全国“两会”期间,国家最高权力机关首次公布“反腐立法时间表”。同年8月,我国首部预防腐败地方法规在广东省汕头市实施。而《决定》对反腐败国家立法的涉及无疑将更进一步推动腐败体系的建立和完善。

  11、最高法将设巡回法院。《决定》提出,优化司法职权配置,推动实行审判权和执行权相分离的体制改革试点,最高人民法院设立巡回法庭,探索设立跨行政区划的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探索建立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制度。对此,司法部司法研究所前所长王公义预计,未来可能会设立华东、华中、华南、西北、西南、华北六大分区,每个分区成立一个巡回法院,巡回法院高于省级高院,未来案子不到最高法院去审理了,可直接在巡回法院审理,巡回法院就相当于最高法院的一个个分院。

  12、民法典为市场经济“护航”。“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本质上是法治经济。加强市场法律制度建设,编纂民法典,制定和完善发展规划、投资管理、土地管理、能源和矿产资源、农业、财政税收、金融等方面法律法规,促进商品和要素自由流动、公平交易、平等使用。”对此,中国法学会行政法研究会副会长、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于安认为,编纂民法典是一大亮点,它标志着市场经济体系基本完成,这是市场经济体系系统化所需要的重要文件。而此前,我国曾于1954年、1962年、1979年、2002年4次启动民法典立法但未能完成。

  对于民法典的编纂,曾两次向全国人大提出制定民法典议案的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民法室研究员孙宪忠建议,首先应该修改民法通则,形成民法典的总则,并在此基础上梳理、整合、编纂形成民法典。

  13、徐才厚涉嫌受贿犯罪案移送审查起诉。《决定》发布的同一日,新华社发布信息,10月27日,军事检察院对中央军委原副主席徐才厚涉嫌受贿犯罪案件侦查终结,移送审查起诉。军事检察机关负责人就徐才厚涉嫌受贿犯罪案件相关问题进行了回答了记者提问,称徐才厚于2013年2月确诊患膀胱癌,已经多个周期治疗。舆论场中有疑问,为什么徐才厚移送审理的消息要和《决定》同一天发布?而备受舆论关注的原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涉嫌严重违纪的调查,依旧只字未提。

kcis